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东方玄幻 > 弥生界 > 章节目录 > 第一章:失联的飞机

第一章:失联的飞机

书名:弥生界 作者:一休 更新时间:2017-01-03 11:51 字数:7522

    “凌皓,把你的猪脚拿来,眼瞎了么!”班长王明从凌皓的脚底抽出自己的鞋子,低头看着鞋子上留下一只脚印,怒吼起来,上前一个巴掌甩到了凌皓稚嫩的脸颊上。

    脸颊火辣辣的疼,凌皓用一只手捂着脸,小眼珠儿也瞪了起来。

    “看什么看!”即使煽了凌皓一个巴掌,王明的气也还没有消,“真不知道像你这种垃圾怎么非要往贵族学院挤,你以为进入贵族学院就能一步登天啦,哼!把鞋给我擦干净。”

    愤怒的气势被王明完全压制下来,凌皓支唔地道:“对,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了?”王明还不饶人,“我这双鞋子可是限量牌的,全球就只有二十五双,你最好给我擦干净了,要是留下一点划痕,把你卖了都赔不起,快点!”

    凌皓低下头看着那双留下自己脚印的鞋子,心底虽然恼怒,可不敢吱声,王明并没有夸大其词,那双限量牌的运动鞋很贵,贵得离谱,一双几十万的价格,倘若留下一点划痕他的确赔不起。

    父母省吃俭用送他到贵族学院学习,已经耗尽家财,若是因为自己这次的不小心将鞋子弄花了,拿什么来赔,虽然一脸委屈,还是蹲下身躯,用手去擦那双鞋子。

    幸好鞋子只是脏了一些,并没有留下任何的划痕,凌皓擦完鞋,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王明一脚踢到他的胸口,将他踢了一个后抑,一屁股跌落在地面上。

    “不长眼的狗东西,像你这种贫贱家里的小崽子,哪里知道我这双鞋的珍贵,若是不念在同学一场,哼,就算是弄脏我也要让你赔一双新的。”

    王明气呼呼地道。

    一旁的郭云哈哈笑道:“得了吧,他赔得起吗?你那双鞋子近百万啊,就算是一个零头,这个穷小子也赔不起,算了,算了!你可是一班之长,也要有一点肚量嘛。”

    “我就不明白,咱们贵族学院怎么会收留这样的穷鬼!”

    “嘿嘿,人家想要攀龙附凤,想要一飞冲天哩。”郭云鄙视地望了一眼凌皓,“你看他这一身穷酸样,浑身上下这一身,值一百块不,哈哈!”

    仿佛找到了共鸣点,王明与郭云离谱的大笑起来。

    萧枫瞪了一下眼,“你们够了,不就弄脏了鞋子,擦干净不就成了,何必出言讽刺。”

    说着萧枫将凌皓拉了起来。

    王明与郭云向来与萧枫就不对付,实际上他们心里也很奇怪,为什么萧枫愿意搭理凌皓这个穷小子,不过也不敢出言反讥,萧枫家境殷实,而且身强力壮,好打不平,前段时间有一个富家子弟惹火了他,被他打成了猪头,都不敢吭声。

    惹不起萧枫,但却可以戏耍凌皓,王明鼻孔朝天地道:“凌皓,听说你一直在帮别人抄作业,赚点辛苦费,这样吧,正好我有几天的作业没有写,你替我写一百遍,我给你一万,怎么样?一万歪,对你来说,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这一次参加竞赛,我也落了许多的作业没有完成,要不,你也一并帮我把作业写了,写上个一百遍,我给你两万!哈哈!”

    王明与郭云的话,让凌皓脸胀得通红。

    倘若不是因为家里捉襟见肘,父母没日没夜的做工才勉强能够维持他在这所贵族学校的开销,他也不会帮别人抄写作业弥补家境,咬着牙,想反抗,想回击,可拿什么回击?

    人家随随便便一双鞋子,都比自己父母一辈子赚的钱还多,而自己这身破衣烂衫,或者真的不值一百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没有流出来。

    这种巨大的落差让凌皓身体颤动。

    况且平日里凌皓在这个班级中受尽了屈辱,可以说整个班级中,除了萧枫以外,所有人都在欺负他,呼之则来,斥之则去,活得没有一丁点的尊严。

    踩了一下鞋子,就被打了一个耳光,这还是最轻的。

    凌皓还记得刚进入到贵族学院的那一天,在食堂打饭的时候,只是让王明去排一下队,结果,放学后被王明郭云堵到学校里的厕所中,打得浑身是伤。

    他甚至都不敢告诉老师,因为王明与郭云早已经把狠话撂下,若是他去告诉老师,他们会让凌皓彻底离开这贵族学院,凌皓只能忍,若是真的离开了贵族学院,父母一切的希望都要落空。

    虽然凌皓心里不甘,可是没钱没势,他只能够逆来顺受,不敢哼上一声。

    萧枫扯过凌皓,“走吧,飞机快起飞了,还是早点登机的好!”

    看着萧枫带着凌皓向前走去,王明与郭云同时呸了一口,“垃圾!”

    这两声格外的响亮,凌皓听得到,可是他又能够做什么呢?

    “你们也是够了,欺负他做什么呢。同学一场,别闹得太僵!”亦如黄莺噿树的声音响起,让凌皓蓦然心动,他忍不住回眸望去,一个倩丽的身影映入到他的眼帘,只是那一刻凌皓的脸红了起来,瞬间回过头,跟随着萧枫走向飞机舱门。

    ……

    窗外,棉絮一般的浮云徐徐而动。

    猩红色的霞光透过浮云,如一缕又一缕的柔火,点燃幽空,裹云吞雾,仿若在凝炼一方仙境。

    机窗映照出一张柔美的脸,凌皓知道,他也许只有隔着一扇窗才能够这么肆无忌惮地去欣赏这张让他魂牵梦绕的脸。

    黑云遮罩住了霞光。

    机窗里的脸愈回清晰,可是凌皓却低下了头,他的心怦怦地跳着,因为他发现,肖晴似乎注意到了自己看她,他没有办法与肖晴对视,慌乱,没来由的慌乱。

    肖晴像是傲立于梧桐树上的凤凰,而他,或许就是那浮游于树下的蝼蚁吧。

    轻轻翻开手里捧着的书,一根红色的打了结的绳子展露出来。

    凌皓用手轻轻捻捏着那打了结的红绳。

    “红绳若情丝,结结为君糸!凌皓,没想到你小子还如此的多情啊。”萧枫爽朗的笑声响起。

    凌皓脸红了,迅速合上了书,“随便系着玩的。”

    “那你脸红什么?”

    “机舱里有一点热,嗯,有一点热。”

    “话说这机舱里的确有一点热,凌皓,不如把衣服脱了吧?”

    “呵呵,萧枫,没什么的!”

    凌皓勉强的摇头笑了笑,他寸发下的脸颊有些泛白,嘴唇单薄眉毛很细,面目还算俊朗。

    看着萧枫一身爽朗的样子,凌皓眼底不由闪过惭愧之色。

    再看身边的肖晴并没有在意他与萧枫的对话,而是与另外的同学谈论着一双限量版莫罗·伯拉尼克的女鞋,心底有一些怅然若失,这红绳是一根情丝,是他从古庙里求来的姻缘绳,每一个结都是他细心打起来的,代表着他对肖晴的一个美好的愿望,本来是准备在肖晴生日那天送出去的礼物,可至今还压在书里。

    这礼物他送不起,与那些同学送给肖晴的奢侈品比起来,根本没有一丁点的价值,连一份心意都算不上,毕竟,他对肖晴只是一种单相思。低头看了看外衣内,又看看周围辉煌的装饰,双手突然紧紧衣领,将里面洗得发白的衬衣遮掩住。

    萧枫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悠长地叹了一口气。

    凌皓,家在国内首度郊区,父母为朴实的打工人,一个星期前他和班级同学,前来参加国际奥数比赛,今天正是回去的日子。因家庭贫穷,凌皓父母为了他能在好学校学到更高级的知识,每天省吃俭用的将他送进贵族学校。

    为了给父母一个安慰,也为了让父母的血汗钱从不浪费,凌皓只能用学习来补偿,所有他不放过任何能够学习的机会。

    “爸妈此刻应该还在工地上搬砖吧!”

    凌皓回想着正在操劳的爸妈,眼眸内闪烁落寞,他摇摇头,那情丝送与不送都是一样的,送出去,他收到的回应可能……不,就是肖晴的拒绝。

    肖晴是他的一个梦,他不想轻易让这个梦破碎。

    这时,凌皓前排位子一个少年突然站起,他看着周围同学出声道:“同学们,闷死了,不如咱们来玩游戏好不好?”

    说话的是郭云,他话刚落,身边的班长王明就站起来大声附和道:“好啊,好啊,咱们就来玩真心话大冒险!”。

    班长都发话了,周围同学顿时欢声雀跃,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游戏规则。

    眼看此幕,凌皓不由将视线收回,重新翻开手里的书。

    “哎呀,真是热死了!”

    娇喋回荡,肖晴将身上外衣脱下,露出里面布料精细的阿玛尼T恤,随手将那件外套扔到凌皓的腿上,“哎,凌皓,我这边衣服不好放,就先放你那边吧!”

    凌皓本来正集精会神的看着书,身子不由微微一抖。捏着书的五指慢慢抓紧,以至于他都未发现他很爱惜的书,在手指下开始褶皱。

    “额,哦,好的!”

    凌皓应声将衣服折好,小心的放在腿上,他低着头微微偏转,眼角瞥向肖晴。

    瓜子脸儿,白净肌肤,大眼睛下挺翘的鼻梁充满青涩,面庞特别精致,一看就给人很美的感觉。

    这时,班长王明不知从何处找来一个气球,他举在手里大声道:“咱们就来传气球,谁要是输了的话,就要接受惩罚。”

    眼看王明俊朗脸上的开心得意,凌皓神色犹豫,他有心想要拒绝,但周围同学的欢声瞬间就将他微小声音淹没。

    顿时,大家都专心的将气球在手里传递,凌皓也不得不专心起来,因为他怕输,他一直都怕输。

    “停!

    郭云突然出声,气球正好传递到学习委员李青手里,李青是个女孩,性格很活跃,脸颊稍长,扎着马尾,家里父母都是高官。

    眼见自己输了,李青大大咧咧的站起,她看着同学道:“我选择真心话,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

    “咱们这次比赛胜了,回家以后你父母会给你什么礼物?”郭云出声问道。

    李青听到这,眉头间不由闪过一丝得意,她傲然开口道:“我爸说了,要是我们比赛赢了的话,就送我一套别墅。”

    “哇!”

    周围同学顿时大声惊叫,叽叽喳喳的语气里充满羡慕。只有凌皓,牙齿紧紧的咬了咬嘴唇,眼眸内神色很不自然。

    这时,王明突然站起,语气不屑的道:“别墅算什么,我爸说了,只要我们能赢比赛,就给我买一辆法拉利!”

    “哼,我爸给我的也不赖,他说了只要我赢了,就将我送进秘密部队特训三个月,到时候出来我绝对是咱们班的战王!”

    说话的正是郭云,身上傲气充斥,在周围同学羡慕的眼中,他们三人眉宇间得意越来越盛。

    十二三岁的少年,谁都喜欢成为众人眼中的光环,谁都想得到羡慕。

    眼看这一切,凌皓不由回想起自己的家庭,郊区一间二十平方的小房子,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二手自行车。

    父母是建筑地上的工人,每天都在灰尘中翻滚,衣服烂了补,再烂了在补。

    “天,为何你这么的不公?”

    凌皓不明白,同是人,为什么就不能那么平等。

    看着周围同学的一件衣服,价格就是自己家一年的开支,凌皓心底不由有些难过。

    此刻心底难过的凌皓,并不知道游戏已经开始,他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

    “我选择大冒险!”肖晴悦耳的声音突然将凌皓惊醒,他这才发现肖晴中招了,喊停的正是萧枫。

    萧枫双目注意到肖晴身边刚回神的凌皓,心底顿时一动。“小子,早知道你喜欢肖晴,这次给你个机会,不要浪费啊!”

    萧枫在心底说着,眼眸内戏谑一闪,开口对肖晴道:“大冒险,既然如此,那就亲凌皓一下!”

    轰!

    凌皓听到这话,脸上一切神情顿时定格,也在这时,那让他心颤的容颜突然在眼中放大。

    一触既离,随着脸上那温软一闪而逝,凌皓只感觉全身血液都在沸腾起。

    “这,这是真吗?她亲我了,她真的亲我了!”凌皓心脏猛烈跳动,在这瞬间他脑海里全是刚才那一触既离的温软。

    瞬间,凌皓回忆起小学一年级,当时他坐在第一排,肖晴刚进入教室给他带来那种感觉。

    精致面庞犹如游戏人间的小公主,瞬间就在他心底留下不可磨灭的影像。凌皓知道,在那时他深深的喜欢上了肖晴。

    年少总是充满青涩,一起就读时,看着班上很多同学做情侣,凌皓也懵懵懂懂的盼望和肖晴在一起。

    因性格从小就内向腼腆,他想要时常和肖晴说话,但他没那个勇气,一说话总感觉心底很紧张。

    此刻,扫着周围同学那眼中的羡慕,又看着兄弟萧枫那不经意的鼓励,凌皓隐藏在心底八年,想要向肖晴表白的念头强烈起来,像是蓄满水的池堂,需要找到一个地方发泄,

    他想要和肖晴在一起,让别人去赞叹,去羡慕。

    瞥着身边肖晴,整个身体开始燥热,心底表白的念头愈演愈烈,汹涌澎湃,而那一吻更像撼动情感堤坝的一道巨浪,“肖晴,刚才”

    鼓足了勇气,却被飞机颠簸的轰鸣声打散。腼腆的性子,心底的慌乱,让他硬生生的将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肖晴就在凌皓身旁,自然听到他的话,她见凌皓有话要说,不由狐疑的出声道:“凌皓,你想说什么?”

    “我,刚才”凌皓语塞,他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拳头中,是他刚刚从那书中抽出来的情丝。

    “恩?你有什么就说吧!”肖晴满脸狐疑,双手则把玩着气球。

    “我,我。”凌皓语气结巴,深吸一口气正要开口。

    “嘭!”

    肖晴手里气球突然爆开,破烂的气球飞到凌皓腿上。闷响顿时回荡整个机舱,前面无数乘客立马慌乱惊叫。

    “是不是有炸弹,啊,是不是有炸弹!”

    “快,看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霎时间,整个机舱一片混乱,肖晴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凌皓在这时也呆了。

    这时,机组人员满脸紧张的前来检查,肖晴看着前方那些满脸惊慌,无比混乱的乘客,娇面吓得煞白。

    最后,乘务员走到凌皓身旁,看到他腿上的破烂气球,伸手一下就提着他后领将他扯离位子。

    轰!

    凌皓面色再是一白,他瞬间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事,大脑刹那空白。

    “大家静一静,没发生什么事,是这小朋友将气球弄炸了,没什么事,大家静一静!”

    随着乘务员轻声安慰,机内乘客渐渐安静,但每个人面上都是九死一生的神色。

    “小杂种,玩什么气球,难道不知道这是飞机上吗?”

    “是啊,那来的没教养的小还,真是吓死了!”

    顿时,整个机舱看向凌皓的人,眼眸内都充满愤怒,每人眼底都有着怨毒。

    “好了,没什么事了,大家安静的享受旅途吧!”乘务员满脸笑意的说着,同时将捏着凌皓衣领的手松开。

    眼看乘务员转身那眼眸内一闪而逝的憎恨,凌皓心底没有来的一堵,无比难受。

    “凌皓,你是在找死吗?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命有多么贵吗?”王明脸色煞白,恶狠狠瞪着凌皓,恨不得冲上来暴打他一般。

    王明话刚落,郭云就点点头,俊朗的面目满是狰狞:“就是,不开眼的穷小子,你知道你刚才的失误,差点造成多大危险吗?”

    “哎呀,你们就不要说了,你看看他那破烂的衣服,命自然贱,怎能和我们相比。”

    李青语气酸冷,接着道:“凌皓,你下次要是找死,不要拉上我们,因为你的命没我们贵!”

    咯吱咯吱

    凌皓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他没想到这些同学会这么说他。他家里却是穷,身上穿的确实落魄。

    但人命相等,为什么他的命在别人眼里就是贱命,凌皓这一刻非常愤怒,非常不甘。

    萧枫这时也看着凌皓,神色充满同情,他转眼看向周围同学,浓眉下的双眼满是愤诧。

    萧枫稚嫩小脸紧紧绷着,看着王明李青等人很是不快,拳头骨节捏得发白。

    凌皓是他的好兄弟,两人间总是知无不言,这时,萧枫瞥到郭云还要说什么,当即愤怒出声喝道:“够了,大家还是不是同学!”

    被萧枫一喝,郭云王明也只能深吸两口气不再说什么,双眼神色不善的瞪了凌皓两眼,随即转身过去。

    “谢谢你!”凌皓感激的对着萧枫点点头,无声在心底答谢,随即将头低下。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凌皓感觉无比的委屈,想到先前同学看自己的冷眼他就想哭。

    就在这时,凌皓感到自己冰冷的手上传来温热,他心底一颤,肖晴的手正握在自己的拳头上。

    “谢谢你!”

    肖晴小声说着,望向凌皓的眼内满是歉意。她知道刚才要是凌皓说气球是她弄破的话,此刻被众人含恨看着的人就是她了。

    温滑的玉手,女神眼里的歉意,凌皓心底所有的委屈和难过顿时烟消云散。

    “没,没事!”

    凌皓此刻心底在也不堵不爽,女神的手这么软,声音那么温柔,他觉得很值,终于在女神面前争了光。

    “呵呵,你真好,咱们不愧是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

    凌皓只感觉大脑被重重的轰了一锤,刚平静下去的心,涌起了波澜,“青梅竹马?她这是在暗示我吗?她也喜欢我吗?”

    凌皓眼前世界一片空白,他想到他刚才的承担,想到此刻肖晴正拉着他的手。

    “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凌皓恍惚回神的在心底想着,他生怕这是个梦。

    转头望去,肖晴还在。凌皓暗自掐了掐自己,很疼,这不是梦!这真的不是梦。

    想到八年来他一次次鼓起勇气后的犹豫,一次次错失了向肖晴表白的机会。

    “不行,这次我不能再失去机会,她既然说我们是青梅竹马,她还拉着我的手,那就一定不会拒绝我,男生,就应该主动!”

    凌皓此刻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想到即将表白,他就感觉血液加速流转,全身紧绷不可遏制的颤抖。

    “肖晴。”凌皓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但声音却很小。

    开口瞬间,凌皓心底就有些后悔,他后悔自己声音那么小,都不确定肖晴有没有听到。

    “恩?凌皓,怎么了??”凌皓正要重新开口,肖晴突然转身过来对着他询问道。

    “你说我们是青梅竹马?”凌皓咬着牙喉咙紧绷,他的心在颤抖,充满担忧,却满怀着期待。

    “恩,是啊,我记得我们好像从一年级就在一个班,直到现在,八年了,不是青梅竹马是什么呢?”

    “真的,她竟然承认了,既然这样,那我还等什么呢?”

    凌皓心底无比欣喜,本来对这趟旅程很不喜欢的他,瞬息觉得太值了,那隐藏在他心底八年的话,终于脱口而出,“肖晴,我喜欢你!”

    凌皓像是耗尽了所有的气力,心跳在加速,这是他第一次直视肖晴那如水的眼眸。

    “你说什么?”肖晴面上神情一愣,狐疑的出声问道。

    听着肖晴的语气,凌皓转眼一看,见她脸上布满凝惑,好像刚才的话确实没听清。

    “呼呼!”

    凌皓深吸两口气,平静的心再次紧张,他咽了咽的喉咙干燥,开口道:“肖晴,我喜欢你,让我照顾你吧!”

    这一刻在凌皓脑子里,全是激情欣喜,什么学业,什么面子,全都不重要,只有他对未来的憧憬,与肖晴在一起的美好。

    “呵呵……”

    凌皓血液正百倍流动,肖晴的轻笑霎时让他全身一滞。

    “你照顾我?”凌皓刚定睛看去,眼见肖晴双目充满询问。

    瞬息他就想到,电视里一般都是这么演的,女的因为不太信任男的,都会这么重复的问一问。

    想到这,凌皓滞动的血夜再次加速,他慌忙点点头道:“是的,我照顾你,以后我要带着你走遍天涯海角,一路保护你。”

    “哈哈!”

    肖晴突然笑了,笑得竟让人感觉到如此的冷漠,“凌皓,我只当你是在与大家开个玩笑好了!”

    “可,可……我是认真的!”

    “认真的?但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笑话。”

    轰隆隆!

    肖晴的这一句话,压得凌皓有一些喘不过气来。

    前一刻他还如火山喷发的身体,此刻瞬间冻结成冰,“你……你觉得这是一个笑话?”

    “不是吗?”肖晴的目光已经冷了,声音也像是刀子一般的锋利,“你照顾我?带我走遍海角?你够格吗?”

    凌皓感觉冰凉的心瞬间无比刺痛,痛得他无法呼吸。

    他想要开口解释,想将他心底的远大志向说出来,但肖晴的话就像一根刺,鲠在喉咙。

    “凌皓,我告诉你,就你现在这样,就你家的情况,在我眼里连狗都不如!真是的,跟你说两句好话就认为是好感,呵呵。”

    轰隆隆!

    凌皓也分不清是飞机外面在雷鸣,还是脑海在轰鸣。

    他面无血色煞白一片,双目失神犹如将死之人,这般打击,彻底让他精神崩溃,握紧的拳头松开了,身体软软地瘫坐到椅子上,手里握着的那情丝掉了。

    肖晴拾起了那根情丝,“这是你准备送给我的吗?呵,生活从来都不是偶像剧,生活就是现实!你有钱吗?你有权吗?你有实力吗?难道你就想以这么一根红绳拴住我吗?呵,没有实力你连狗都不如……”

    情丝甩到了凌皓的脸上。

    凌皓眼前视线瞬息模糊,耳边不断回响重复着:“没有实力你连狗都不如,没有实力你连狗都不如”

    此刻,飞机正飞行于一万米的高空,猩红色的霞光被汹涌而来的黑云扑灭,掺杂着暗红色的浮尘,夹杂着闪电,上一刻凝炼的仙境早已经荡然无存,宛若地狱。

    龙蛇般的闪电纠缠翻滚打结,竟在前方生硬地撕开一个缺口。誓将一切都吞噬干净!

    闪电越来越厉害,劈到机身噼噼啪啪地作响,人们开始察觉到了天空中的异样,纷纷惊恐着趴到机窗上往外观瞧。

    凌皓恍然不知,那一句没有实力你连狗都不如,就像是来自神冥的诅咒,也似一个巨大的牢笼将他死死地锁在其中。

    咔嚓!

    一道巨大的闪电横跨天空,整个世界顿时变成白昼,当一切变暗时,飞机消失了。

    前一刻还在飞行的钢铁巨鸟,此刻在广袤的夜空却毫无影子,只有微微的风吹拂着,还有一缕情丝向下飘落。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