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古代言情 > 昌平郡主 > 章节目录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以死谢罪

第二百二十三章  以死谢罪

书名:昌平郡主 作者:沉沙 更新时间:2017-06-20 00:37 字数:3011

    果儿抱了她的包袱出来,跟着她走到门口,马车已经就位。

    “王妃一定要回来……奴婢等王妃回来。你们照顾好王妃,她可是有孕在身的。”果儿拦在马车前,交代着。

    “放心吧。”

    常紫将她扶上马,她立刻将帘子放下,怕再看一眼,会忍不住。

    云宝和常青骑了马,常紫赶马车。她在车里只是果断的说了一个字:走!

    反正已经家破人亡了,反正已经是扫把星了,那就无所谓了。杀个痛快!

    她坐在车里,一个早上不说话。

    出了城后,乡间小路,绿柳成荫。

    “王妃,我们歇歇吧,前面有家茶篷。”常紫转过头,试试里面是不是有动静。

    “以后叫我昌平。”她不冷不热的回答。

    “是。”常紫看了云宝一眼,继续前行。

    “王……昌平姑娘,我们下车吧。”云宝叫了一个王字,又改口。

    她将剑放在包袱底下的木层里。那是个隔断,木层中间,是盘缠。

    她喝茶时,自己不动,等云宝和常青试探过后,才轻抿一口。这荒郊野岭的,碰上个打家劫舍的,用一点蒙汗药就解决了。

    “放心吧,属下试过了。”常青倒是眼明,看透她的心思。

    夜里住客栈,马车放在客栈里边的马厩。云宝和常青夜里就睡在马车的棚上。

       “王妃有孕,我们不能跑的太快,所以一天最多二百里路。晚上或者下雨,一定要停下来,免得王妃吃不消。”常紫端了饭菜进来,开始跟她讲舟车劳顿。然后常紫将桌子上的菜,全部吃一遍,才放下筷子。

    “你这是干什么?”她坐在床上,看着常紫奇怪的举动问。

    “试菜。堂主也都是这样给王爷试菜的。”

    她从来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个规矩!但是她见过万全试菜,却并不知道秦忠也试菜。好像映像里,确实每次都是秦忠送茶送饭,原来如此……

    天亮就上路,今天晚上就能到,可他们不想夜里住在那满是药味的山谷。她怀了孩子,不能被毒害。

    她掀开帘子,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即便走过树林的羊肠小道,也是满心愉悦。

    天黑时,木流云带着属下准备跑。总被他这么缠着不是事儿。这会儿发现秦忠没在,策马就走。

    这山谷进出一条路,只能原路退回去。满头白发的明钥没出来送行。

    可是走到谷口,就停止不前了。

    “公子,怎么办?”夏木看看站在马路中间的秦忠,一手牵马,一手执剑。这架势,就是告诉他们:今天谁都走不了!

    原本想趁着月色快走,结果被拦住了!木流云心里有愧,回头瞪秋叶一眼,她低下头。

    “痛快决战一次,总是这么跟着我们,算什么?!”冬寒年轻气盛,可是对面那是沉稳的可怕的老江湖。甚至连一个蔑视的眼光都没有。

    “你……”冬寒显然很生气,木流云轻轻挡住冲动的他。

    “秦堂主,秋叶我交给你,随你处置。”木流云下马,将秋叶拽下马,亲自送到秦忠跟前。

    远处的雾霭中,隐约传来马蹄的叮当声。从烟雾缭绕的小路里,两匹白马和一辆马车。

    马车在远处停下来,常青和云宝过来,参见堂主。

    “王妃来了吗?”

    “马车上,王妃……有孕了……”云宝说完这话,木流云自行秽税的心,突然明朗了。他心里波涛汹涌的高兴着,殊不知,他还欠她一条命。

    “怎么办?走不了了。”夏木看看木流云,很是紧张。

    “走不了就停下。”

    常紫驾了马车,慢慢悠悠走过来。

    “见过堂主。”

    “属下秦忠,参见王妃。”秦忠走过去,帘子里的她,不言语。看见了木流云,她怕是控制不住。心已经突突跳的厉害,若是掀开这帘子,会动手杀人吧?

    “参见王妃。”木流云竟然规规矩矩走上前来,恭恭敬敬的施礼。

    “勉了,我是来寻仇的,木流公子不用假惺惺的求饶。我会看不起你的。”

    “你放肆!”秋叶仍然固执。

    “闭嘴!”木流云恨不能给她一巴掌。

    “尤其是你,我家王爷的性命是你拿去的,我今日就不能放过你。”

    她掀开轿帘,弯腰从里面出来的,是手执折扇的公子。

    木流云抬起头,她模样还是多年前,只是眼神,满是仇恨。

    “那王妃的意思呢?”谈判就算从木流云这里开始了。

    “你们十条贱命都换不回来我王爷一条性命。可我不杀你们,从今日起,我会让你们终身不得安生。”声音不太,语气不重,可是声声如雷。

    这语气,就是不共戴天。

    “你也太狂妄了,我们公子让你处置秋叶,已经是法外开恩,你却句句狠毒不饶人。”

    “法外开恩?哈哈……这真是天大的笑话,杀了我夫君,不该偿命吗?木流云你的属下为什么都这么脑残?还是故意不讲理?!”

    “不是,他们只是兄妹情深。”

    “你们知道兄妹情深!我以为你带的都是畜牲!难道我们夫妻欠你什么吗?我们就不情深了?就等你这个天外来的野人为我主持公道吗?!你说!”

    木流云当然知道,这是奇耻大辱。可……有错在前,不好出言不逊。

    “王妃说个条件,只要我能做到!”

    “你死一个我看看,我饶他们不死!”她将自己手里的剑扔过去,木流云伸手接住。果然是尚方宝剑!

    “好。”他不加思索,将剑一把拔出,刺穿树上。一边是锋利的刀刃,一边是镶了宝玉的手柄。

    他从手里拿出拿出一瓶药,安之若素。

    “公子……”

    “都退下,今日,我必须做个了断!”

    “不行,要死也是我死!”秋叶拔了剑,准备自行了断。

    “你配吗?你一个下人,你陪的起我家王爷吗?你想死,陪着你家主人一起死。就当你是陪葬的。”

    云宝不曾想,她歹毒到这样。

    木流云将手里的药粉往空中一洒,烟雾腾腾,然后头晕目眩。

    他就像一阵风冲着剑刃跑过去,直接刺穿他的身体,剑尖上,有血开始滴。

    他没有畏惧,没有犹豫,为了不让别人拦他,抛了一瓶催泪散。

    她亲眼看着剑刺穿他的身体。可,为什么不解恨?

    “公子!”

    三个人冲上去,他还有意识。

    “我一个人或许还不清你所有的债,可我只有一条命,你放过他们……”

    “明钥姑姑,救命啊!”

    她看着白发的神医跑过来,还有一个遭老头跟着跑过来。

    “你快给他止血,快!拔剑!”遭老头真是遭,又瘦,又矮,满脸胡须。

    “快,背着走。”

    “救活他,我还会让他再死一次,两次!只要他活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她去树上拔自己的剑,却怎么都拔不动。

    “属下帮王妃。”秦忠走过来。

    “不用,我就不信,他那么厉害!”

    她上下左右都试了,一点一点的往外拽,总算拽出来了,可是满头大汗。

    “你会吗?一剑刺穿树。”

    “会。”

    “那你教教我。”

    “王妃有孕在身,不易太费力。”

    “无妨,我有分寸。”

    秋叶满手是血,哭着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明钥姑姑,您救救他,您一定救救他,我代他去死……”

    “别哭了!”遭老头最烦看病时有人哭哭啼啼,影响他救人。

    “谁让你进来的?我求你了吗?!”明钥看着他进来,满脸不悦。他们三十年来,欢喜冤家。同住这仙药谷,可是老死不相往来。

    “都五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分不清主次?救人重要还是斗气重要?”

    “李天蚕,今天我就不赶你,救不活他,你自己去死!”

    两人在呕气时,还是不忘救人要紧。

    “天蚕老人,你救救他……”

    “你们都出去,别在这里,我看着心烦,你们一点忙都帮不上,尽添乱!”

    他指的,尤其是秋叶,她连一句话都没敢再说。

    “你到底想这么样?”秋叶冲出来,大声喊叫。

    “他今天要是死了,一了百了。他要是活着,那就终身不能了结。”她一点不难过,此时她巴不得他们都死,才算解她心头之恨。

    夜里,山谷有些凉。云宝秦忠常青常紫在树上扯了绳子,编成吊床,将她的马车围起来。

    一直到夜里,糟老头出来,走向对面自己的小院。他看见这些个人如此执着,就走过来看看。

    “嗖”的一声,一根针从他眼前飞过,扎到了树上!

    “不得再往前走。”云宝闭了眼,在空中摇晃着。

    “你们这群孩子,有什么深仇大恨解不开?我告诉你们,你们就是太年轻,到了我这个年纪,什么都放的下,什么都能容忍。”

    “老先生说的轻巧,杀夫之仇,终身不忘。”

    “杀夫?那你要是这么说,老夫我也没什么可劝得了,睡吧!”

    他摇摇晃晃走回自己的房子,半人篱笆,半亩良田。而明钥的院子,却是林木成墙,四下捂的严实。仿佛为了防止别人偷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