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鸿蒙世界 > 无天 > 章节目录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武以安邦

第一百四十一章 武以安邦

书名:无天 作者:采菊小生 更新时间:2017-06-19 23:09 字数:6029

    第一百四十一章 武以安邦

    早立秋凉飕飕,晚立秋热死牛,光着膀子走两三步全身是汗,苏一实在受不住热,将上身的铠甲,汗衫尽数脱了,露出健硕的肌肤,众将士见状纷纷叫好。

    苏一在城外布阵,袁崇祯和释锦龙早已发现,释锦龙固然不会出兵,袁崇祯也是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前锋营四千兵勇在城外集结完毕,雷部的五万大军在城内列好了阵型,杨晓风在城头远远对苏一比了个手势,苏一点了点头,查点一下人数,天机阁两位长老,钟万剑,秦暮风和九龙谷高手尽在自己身边。

    苏一扬起脖子,奔雷剑在手,大喝一声:“给我杀!”

    前锋营得令,四千人一齐呼喝,杀声震天,四千铁骑在苏一带领下,冲向山林中袁崇祯的军营。

    袁崇祯远远在军营的瞭望塔上看得清楚,他已经热的满头是汗,当下将外衣一脱,扔在一旁,道:“家宏,不要让他们杀进营来,你率军前去狙击。”

    袁家宏抹了把汗,道:“这人真是疯了,孩儿这就去拦住他!”当下袁家宏提了五千精兵奔营外而去。

    袁崇祯的鹰军全都是骑兵,袁崇祯接手之后将两万骑兵改为了步兵。袁崇祯怕苏一的先锋冲进营中有什么诡计,是以让袁家宏率军出营迎战。袁家宏率领了五千骑兵,鹰军军士个个热的周身发烫,只想躺在树荫下睡上一番,忽然得令出战,大多心中不忿。

    而前锋营则是早早就做好了出战的准备,虽然是一样的热,不过前锋营甘受酷暑,鹰军却是被迫不情愿的迎战。

    两军短兵相接,袁家宏这才发现对方的阵容是高手尽出,本以为只是平常的四五千先锋,离近了一看知道对方的高手和苏一全部在场,冲在最前方,袁家宏吓了一跳,想传令撤兵,可是两军已经战在一处,哪里是那么容易退的?

    苏一和所有高手冲在最前,直如狼入羊群。在鹰军眼中,这些人就是地狱来的索命者,被他们盯上,转眼就会没命。

    饶是鹰军将士奋勇,在这十几位高手面前,也只能四散奔逃,袁家宏见势不妙,喝了一声:“退兵回营!”扭头便跑。

    袁崇祯远远看见,骂道:“真是窝囊废!”燥热难耐,将贴身的衣服也脱去了,裸露上身,和苏一一样。

    苏一高声呼喝,前锋营士气大振,虎狼一般扑向鹰军大营。

    袁崇祯看得明白,当下急令通天教和风部的高手打头阵,自己亲自领了一万骑兵出营抵敌。苏一见袁崇祯出了一万骑兵,仍是不满意,高喝道:“给我冲进他们大营!”

    前锋营众将士的汗水早已湿透了衣衫,将贴身衣物脱去,只留身上铠甲,气势汹汹向敌营杀去。通天教以九婴为首,各路高手尽出,加上风部的三个高手,袁崇祯可谓下了血本,不过单以武功高手来说,仍是苏一这边占了绝大优势。

    前锋营又是天下第一骑兵,眨眼间将鹰军的一万人冲散了阵型,通天教的高手又抵不住苏一这边的高手,袁崇祯这一节又败退下去。

    袁崇祯领兵回营,大关营门,准备坚守,苏一等高手仗着身法迅捷,在袁崇祯的骑兵还没尽数回营,就现行抢到营门处大开杀戒,这样一来营门是关不上了。

    前锋营立刻赶到,苏一哈哈大笑,喊道:“给我冲进去!”苏一光着膀子,手持奔雷剑,第一个冲进了大营,斜刺里闪出两人,一是九婴,一是幽夔,齐齐向苏一攻来,一旁一人大喝一声,纵身向前,敌住九婴,正是秦暮风。

    苏一挺剑攻向幽夔,幽夔面容奇丑无比,此刻更是汗流满面,满脸都是油光,看起来恶心至极,苏一骂道:“死侏儒忒也恶心人,小爷看了忍不住要吐,岂不是功力大减?”

    幽夔气得哇哇大叫,他不善言辞,九婴教导他与人动手时候不必动口,也不必理会对方说什么。不动口幽夔做得到,不理会苏一骂什么,可是做不到,幽夔发了疯一般向苏一猛攻,苏一仗着那灵药在体内残留的药力,内力增进不少,加之舍弃心法,以电劲练内力,更是事半功倍,电劲威力也是猛增,此刻他的实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幽夔哪里能想到短时间内苏一会功力大增,仍是以为他弱于自己,只是电劲厉害。苏一将奔雷掌融于奔雷剑法中,施展出来威力更胜一筹,过了十几招,幽夔发现自己居然渐渐落于下风,苏一出招比以往快了许多,心中便不由得大骇,骂道:“小贼子功力有进了?”

    苏一笑道:“是狗侏儒退步了吧?”

    幽夔气炸了肺,当下往地上一躺,使出滚地龙的招式,不断向苏一下盘攻去,苏一笑骂道:“打不过了耍赖么?打滚撒娇?”

    幽夔怒道:“你懂得什么?这是爷爷的拿手招式!”当下虎头钩左右齐出,攻苏一小腿,苏一哭笑不得,只能跃起避开,刚要挺剑刺他,虎头钩又来攻自己小腿。下盘站不住,上身如何出招?苏一瞬间明白了这躺在地上的招式的原理,虽然有些无赖,一时间却的确想不出破法。

    袁崇祯站在高台,眼望战局,忽然发现前锋营军阵中有一辆马车,四马并驾,粉帘装束,似乎是女子之物,袁崇祯心道:“如此凶悍的前锋军中,怎么会有这等东西?”忽然心中一动,喜道:“是了,那里头定然是那个公主,苏一想借着她的帮助,能敌住血无名,我说他怎么有胆来进攻。”当下喝道:“小鹰!”

    小鹰上前两步,袁崇祯道:“看见那个马车了么?把车里的人给我抓过来!”

    小鹰默默点了点头,纵身一跃,径直向军中奔去。

    前锋营攻的正起劲,忽然发现对方一人徒步跑进了阵中。

    “干什么的?”

    “来送死么?”

    “拿下!”

    众军士连连呼喝,刀枪剑戟全都向小鹰身上招呼,可小鹰身法迅捷至极,那些刀剑哪里伤的了他?

    苏一也听到了军中呼喝,当下弃幽夔不攻,跃到一棵树上,见小鹰径直向秦晓霜的马车冲去了,大吃一惊,暗忖现在去救万万来不及,四处看去,只有楚纹月离马车最近,正在与一个风部高手打在一处。

    当下苏一气沉丹田,喊道:“楚师叔,快去救霜儿!”

    楚纹月听到喊声,一瞥之间,果然见一人正飞速向马车奔去,当下一声清啸,长剑连出三招,三招都是“落英剑法”中的精妙招数,那风部高手本来功力便稍逊于楚纹月,这一下抵挡不住,肩膀被削中一剑,鲜血迸出。

    楚纹月连忙纵身跃向马车,这时候小鹰已经奔到了马车旁,楚纹月心中焦急,将长剑掷出,小鹰只觉恶风袭来,见是一柄长剑,劲力倒也不弱,当下不敢轻视,手腕在剑柄上连转三下,将剑上的劲力化去,反手握住了剑。

    楚纹月见了他的手法,知道他功夫不弱,楚纹月毕生修为都在一柄长剑上,失了长剑,功力等于折了一半。

    小鹰见是个女子,冷冷道:“我不杀女人,你自己走开吧。”

    这时候一队前锋营军士冲过来,齐齐攻向小鹰,小鹰冷笑一声,上身转了个圈,长剑一扫,瞬间六个军士脖子迸溅出血,栽倒在地。

    楚纹月喝道:“休得放肆!”挥掌攻向小鹰,小鹰闪身避开,摇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你走吧,我不杀女人。”

    楚纹月道:“看不起女子么?”又是两掌挥来,小鹰低头避开,忽然身后又有人发掌,转身一掌挥出,见是马车中的女子,这一掌化为擒拿手,拿住了秦晓霜手腕。

    秦晓霜道:“你放开我!”

    小鹰并不答话,发力想将秦晓霜拽下车,忽然电光霍霍,一股极其强横的劲力横来,小鹰一惊,放开了手,向后猛跃,避开了这股电劲。

    苏一面带微笑,站在秦晓霜身边,道:“小鹰?你想碰她,得过我这一关。”

    小鹰哼了一声,他只记得袁崇祯的吩咐,长剑一挺,攻向苏一,苏一奔雷剑搭住,小鹰运劲硬缠,奔雷剑电光一闪,已将长剑折断。

    小鹰将长剑甩向苏一,苏一闪头避过。

    “哈哈,小孩子的把戏么?打不过就摔?”

    小鹰毫不理会,双掌一拍,同时挥向苏一,苏一以剑敌掌,其实是落于下风,因为他对剑法研究不深,当下将奔雷剑负在背后,一招“电光火石”迎了上去。

    小鹰是愈战愈勇,十几招后发招一招比一招狠烈迅速,苏一暗暗叫苦,怎么自己功力大进了还不是小鹰的对手?

    “还不帮忙?”苏一大喝一声,一旁的楚纹月和秦晓霜一齐抢上,齐攻小鹰,小鹰以一敌三,反而是愈战愈勇,丝毫不落下风。

    苏一骂道:“小鸟还挺厉害!”抢攻两招,忽然一道劲力横空而来,直向小鹰,苏一三人连忙跃开,小鹰真气涌动,硬接下了这一道劲力,心中一惊。

    原来是诸葛卿到来,他已经解决了一个风部的高手,连忙向马车赶来,他对秦晓霜颇有好感,是以一直未曾远离马车。

    小鹰再厉害,也不能再敌了,苏一与诸葛卿一齐抢攻,直到三十几招才将小鹰降住,诸葛卿拿住小鹰手腕,内力一动,压住了他穴道,小鹰登时全身酸麻,动弹不得。

    苏一笑道:“小鸟进了笼子,听话啦?”

    小鹰哼了一声,闭上了眼,苏一道:“我不杀你。”对诸葛卿道:“把他举起来,给袁崇祯看看!”

    诸葛卿将小鹰举过头顶,众人来到营前,苏一喊道:“袁崇祯,你的鸟丢啦!”

    袁崇祯早已看见小鹰被擒,怒火攻心,加上一直燥热难忍,心中早已烦闷,当下大喝道:“全军出营,给我将他们杀个一干二净!”光着膀子,批了铠甲上马,冲出军营。

    苏一大喜,喊道:“传令撤军!”

    前锋营来去如风,军令一下,全军立刻后撤,袁崇祯也管不得有没有埋伏了,一马当先,冲出了军营,五万骑兵和两万步兵全部出营。

    前锋营刚一撤,瞭望城中的五万大军在杨晓风带领之下,冲出城池,前来接应苏一。

    苏一与杨晓风会军一处,苏一也披上了铠甲,领了五万多大军,反身面对袁崇祯。

    袁崇祯见敌军驻足,细细看去,见对方足有五万多人,这几乎是苏一精兵的全部人数了,应该不会有其他埋伏了。袁崇祯放下心来,两军摆好了阵势,剑拔弩张,正面相对。

    苏一骑上白马,披上了铠甲,抹了把汗,打马上前两步,笑道:“袁崇祯,我以为你不敢出来?”

    袁崇祯热的浑身刺挠,失了理智,怒道:“贼子,今日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苏一一挥手,龙木在一旁等待已久,见苏一下令,喝道:“摆阵!”

    五万骑兵蹄声如雷,片刻间已经成了阵型,袁崇祯仔细看去,见阵法大气磅礴,不失精妙变化,当下不敢轻视,一挥手,道:“摆阵!”

    袁家宏连忙喝道:“摆阵!”

    鹰军片刻间也摆好了阵型,龙木见了,微微一笑,对苏一道:“这是鹰翔阵,虽然加了一些变化,仍然只是一般的阵法,此阵特点就是速度极快,可攻可守,不过攻守单论都不是极强,我十几年前就想出了此阵的破法。”

    苏一点了点头,道:“他们不敢主动攻过来吧?”

    龙木笑道:“绝对不敢,没人能在短时间内看出我这阵法的空隙。”

    袁崇祯的鹰翔阵已经布成,袁崇祯细细看对方阵型,一时间竟然找不出哪里适合进攻,不管攻哪里,对方阵型稍微一变,就能将自己的鹰翔阵破了。

    袁崇祯皱了皱眉,有些纳闷,他也是聪明人,颇通阵法,这时候看龙木的阵法入了迷,出了神,不觉看了许久。鹰翔阵的一大缺点就是需要一半的骑兵不停的奔跑换位,以保证阵法的形不定神定,此刻天气大热,别说人受不了,就是那些马跑了许久,也受不了。

    奔跑的那些骑兵见总帅迟迟不下令进攻,心中烦闷,不少人中了暑,眼前一黑,栽下马来。布阵的将领见状喝道:“怎么回事?给我拉下去斩了!”

    那骑兵转醒过来,忙道:“将军饶命,饶命,小的实在是熬不住了!”

    那将军喝道:“胡扯,敌人他们都能受的了,就你受不了?”

    这时候有不少军士道:“将军你看。”

    众军士向苏一军阵看去,只见他们悠闲地坐在马背上,每个人手中拿着一个酥梨,吃得正香,满脸陶醉,口齿生津,香甜不已。

    鹰军众人看得直流口水,仿佛酥梨就在眼前,咬一口肥美的梨肉,就能流出甜腻的果汁。

    苏一拿着两个酥梨,一个扔着玩,一个大口啃,对着袁崇祯晃了晃,道:“哎,口渴了么?”

    袁崇祯回过神,见苏一拿着两个酥梨,登时觉得口干舌燥,嘴唇干裂,忽见敌军每个人都拿着一个酥梨正在啃食,猛然醒悟过来,原来苏一是故意摆出这等让自己一时无法进攻的阵法,好借着这炎热无比的天气,将自己军士的力气都耗尽,当下喝道:“退回军营!”

    袁家宏忙喊道:“全军退回军营!”

    袁崇祯脑子稍稍情形,心想退则必乱,乱则必败,又连忙喝道:“不能退!给我杀进敌阵!”

    袁家宏忙喝道:“不能退,杀入敌阵!”

    鹰翔阵动起来极为迅速,转眼冲到了苏一阵前,苏一笑了笑,道:“进攻吧。”

    龙木精神一振,喊道:“变阵,进攻!”

    战鼓手连忙击鼓,众军士将酥梨一扔,挥起长毛刀剑冲向前去。

    鹰翔阵也不弱,一时间和龙木的阵法打个难解难分,袁崇祯连连变阵,亲自冲在最前方指挥,大鹰护在他身旁,以防不测。

    袁崇祯平日里挤威甚重,此刻亲自上阵指挥,鹰军将士士气大振。一人拼命十人难当,鹰军立刻占了上风,龙木早料到对方辉拼命,当下下令变阵,阵法露出一个缺口,袁崇祯立刻发现了,下令向缺口冲去。

    鹰军拼命冲去,雷部军的阻拦并不强烈,鹰军将士大喜,欢喜之余,也没了那股拼命的劲。

    鹰军前军刚刚突围,龙木立刻变阵,雷部大军阵法一变,立刻又将鹰军围住,鹰军突围,一心欢喜,鹰翔阵法早就乱了,只想着赶快跑回军营。

    鹰军已经成了散沙,雷部大军再次围上来,鹰军再次陷入重围,不但拼命的劲没了,反而更加心如死灰,虽然空气滚热,他们心里却是寒冷如冰。

    袁崇祯叹了口气,心道:“我毕竟输了一着。”无计可施,只得使出最后的手段,喝道:“血无名!”

    黑影一闪,血无名已经现身,袁崇祯道:“把杨晓风抓过来,不要管苏一,不要管任何人!”

    血无名点了点头,身影一闪,又不见了人。

    袁崇祯笑了笑,转头对大鹰道:“你,去把小鹰救回来吧。”

    大鹰面无表情,微微点了点头,纵马疾驰,向苏一的方向而去。

    袁崇祯喊血无名的时候,苏一已经听见了,转头对秦晓霜笑了笑,道“看你的咯。”

    秦晓霜报以一笑,道:“还是得看你的。”当下坐进马车,闭上了眼,魂力出体。

    苏一盘腿而坐,魂力与秦晓霜一交,轻车熟路,唤出了寒冰之力走遍全身。

    苏一再次睁开眼,周围的人忽然感觉一阵凉风袭来,舒服受用,暑意顿消。苏一将奔雷剑往地上一插,猛一转头,双目一凛,已然发现了血无名的身影,正迅速向杨晓风奔去,杨晓风完全没发现血无名的身影,正全神看向自己。

    苏一身影一动,已经站在杨晓风身前,杨晓风不明所以,忽然一个黑影一闪,苏一出手如电,电劲霍霍,猛地一抓,劲力滔天,血无名立刻现身。

    血无名冷笑不止,道:“原来你真的可以随时动用寒冰之力?”

    苏一笑了笑,双掌齐出,攻向血无名。血无名闪身躲开,二人转眼间同出四五招,招招精妙,打了个平分秋色,二人过招,已然没有内力激荡,皆因二人势均力敌,至强的高手过招,一丝一毫的内力也不容外泄。

    众人连连后退,为二人创造空间,苏一打的正起劲,忽然听到一旁诸葛卿喝道:“什么人?”接着闷哼一声,似乎已经受伤,苏一心中一惊,可是实在无法分心去看,只要稍稍一转头,血无名立刻便能要了自己的命。

    接着呼喝声四起,南宫武也是一声闷哼,也已经受伤,只听杨晓风喝道:“不要追了!”

    苏一心中大骇,什么人能在一转眼连伤了诸葛卿和南宫武?莫非是乔允武到了?苏一心急如焚,血无名忽然收招后跃,转身便跑,这正合苏一心意,苏一连忙向诸葛卿跑去,只见诸葛卿捂着胸口坐在地上,小鹰已经不知去向,南宫武坐在一旁,面如金纸。

    苏一忙道:“怎么回事?”

    “是大鹰。”杨晓风黯然道。

    “什么?”苏一惊骇无比,小鹰如此厉害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万万想不到大鹰功力更在小鹰之上,能连上诸葛卿和南宫武,这份功力似乎已经在释锦龙之侧了。

    血无名和大鹰带着小鹰回到了袁崇祯身边,小鹰道:“小鹰无用,请主人责罚。”

    袁崇祯道:“不必了,快回营!”

    趁着苏一等人大乱之间,袁崇祯已经尽力指挥鹰军突出了重围,径直向军营奔去,这时候快马来报,喊道:“不好了,军营已经北展了!”

    “什么?”袁崇祯道:“什么人占了军营?”

    那人忙道:“是三大帮派的人,他们趁着我们和雷部交战,绕到后面占了军营!”

    袁崇祯骂道:“倒是小看了这帮狗腿子!向山后面撤,鳄军在那里接应我们!”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