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青春校园 > 关于猫,不关于你 > 章节目录 > 第三十七章  一点钟方向

第三十七章  一点钟方向

书名:关于猫,不关于你 作者:哎呦小凉皮 更新时间:2017-06-19 23:59 字数:6007

    在二六屯的街头拐角,开着一家猫宠店,名字叫做一点钟方向。

    猫宠店的主人叫苏三只,姓苏,家里排行老三。

    猫宠店有一项很让人奇怪的契约,来这里买猫的人不需要花一分钱,只需要签一份时间条约。根据每个品种的猫的寿命不同,买主看中自己喜欢的猫签完条约即可获得抚养权,但猫的离世只能以一种方式,那就是老去,如果因为其他原因导致猫的死亡就要付出一万块钱的赔偿,如果中途放弃抚养权想要交违约金也等同于一万块的赔偿金。当然,这个猫店也有它的打赏方式,如果完成了条约上的内容,店主会奖赏1万块给买主。

    所以,来这里买猫的人都很慎重,能不能够坚持养猫又或者养不好猫都会成为他们买猫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店,就如它门上贴的标语一样:“在你不能正视自己之前,不要推开门。”与其说是在养猫,倒不如说是在养自己的灵魂。

    而安东尼不加思索地就推开了这扇门,还跟店主苏三只热情地握了手。

    “请问你是来买猫的吗?”苏三只问到安东尼。

    “哦,并不是,我的车坏了,我看附件没有修车的地方,想跟你打听一下哪里有?”安东尼真是一个耿直boy。

    “你的中文很标准,你的谈吐很直接,你很有趣。”苏三只逗趣地笑道。

    “他是我的外教老师,我们约好在附近一带骑行,没想到他的车坏了,真是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我连忙上前解释道。

    “哦,没关系,不过我们二六屯还真没有修自行车的地方,这里的人都很厉害,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动手修理东西。”苏三只总是喜欢时不时地撩着头发。

    “那你是不是也会修?”安东尼问道,挑了挑那一双我们看不太清楚的眉毛。

    “对啊。”

    “能不能帮我修?”

    “可以啊,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安东尼耿直地问道。

    “在我这里领走一只猫,然后签下条约,去抚养它,猫的品种你自己选。”苏三只用手指了指店内每一个猫笼里的猫。

    “什么条约?”我有点好奇。

    “比如这只狸花猫,是中国本土猫,比较强壮,喜欢捉老鼠,寿命大概在10-15岁,如果你能在9年后领到它回到店里,我会奖赏给你1万块,当做是爱猫的馈赠。”她用手指了指离我们很近的那一只花黄浅灰的那只猫。

    “好啊。只要你帮我修好我的车,这个条约我签。”安东尼微笑的说道。

    我有点急了,安东尼这一大黑佬,真是太高估自己了吧,啤酒都喝不好的人怎么能养好一只猫呢,万一以后又想起了爱丽丝,没人陪他喝酒,他忍不住灌酒给猫猫喝怎么办,这真是一件不敢想的事情。

    我躲在他高大的个子背后,使劲地掐他,没想到他突然转过头,撞了我一下,然后说道:“你躲在我背后掐我干嘛?你敢掐你老师?”

    这波装逼我只能给安东尼99分,多一分怕他骄傲,少一分又感觉委屈了他。我被他整的脸色通红,这安东尼说话真的是一点都不给他学生面子,苏三只在那边笑着。

    “猫也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安东尼拿中国文化反驳了我,我无法可说,只能乖乖认怂。

    之后,安东尼就跟苏三只签了条约,带走了那只猫。苏三只真是个女汉子,一个人扛着推不走的自行车扛到了店里,然后花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就修好了车,她说得很对,每个人的家里都有修车工具,也有修车能力,我很奇怪,为什么苏三只要把店开着这里,而不是开在市区,市区那边不是人多繁华生意更好做吗?

    等我想到不花钱就能领养猫这件事我就好像明白了她开店的用意。

    “给猫起个名字吧。”苏三只洗了洗脏手,转过头对着安东尼说道。

    “按照你苏三只名字的起法,我们就叫它喵小四吧。”安东尼抱着它,不停地抚摸着它的毛发,我在旁边看着,他有点像个淫贼。

    “哈哈,安东尼,认识你大概是这一周最奇葩的事情了。”苏三只的眼神里突然有点放光。

    “难道不是这一个月最奇葩的事情?”安东尼问道。

    “哦,不不不,这一个月最奇葩的事情是我来了两次大姨妈。”苏三只说起话来也是没有一点节操,安东尼听到一些他理解不了的话总是习惯皱眉,皱眉有啥用呢?我们又看不到。

    说完,我们就跟苏三只挥手拜拜了,安东尼冲着苏三只摇了摇猫爪,把苏三只逗乐了。

    或许,安东尼可以找个中国媳妇儿。

    一点钟的方向大概是我们骑着自行车从三里路拐到二六屯的方向,而那个拐角后的一条小街,我们似乎只记得这家名字叫一点钟方向的猫宠店。

    我会想,如果这几个月没有一个人来买猫,那岂不是苏三只就饿死了?毕竟她的条约让很多爱猫的人望而却步,也试探出了很多人都不是真正的爱猫。

    猫,你可以把它当宠物,那么有一天它死了,你只是觉得身边少了个陪伴的东西所以你不习惯了你会忍不住想哭,但是如果你把猫当兄弟当手足,你们俩个永远都处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你生病了你需要去看医生,它生病了你带着它去看医生,它所经受的疼痛永远会设想到你的身上,你的喜怒哀乐等于它的喜怒哀乐。如果有一天你做到了把猫当手足,那么你就真正做到了领悟猫的价值,感受到了它们的灵魂。

    感觉和安东尼一起相处的日子总是能让我这个中国人感受到河山大好,我无时无刻不都在被安东尼嘴里的中国文化感染着,我甚至有点纳闷,怎么中国文化在他嘴里都变得特别有味道,而在我这里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安东尼给我们上了一节特殊的外教课。

    他今天没有带课本,从来不戴眼镜的他也突然带起了眼镜。他松了松领带,待上课铃声彻底响完之后,开始说道:“传钥匙游戏,一把钥匙,从左边第一排第一个人开始竖着往后传,我喊停,钥匙落在谁的桌子上谁就要上讲台来展示才艺。”

    安东尼一说完,我们就开始躁动起来,安东尼啥时候这么会玩了,竟然这么无视校规校纪敢在课堂上不好好上课玩起来了游戏,当然话是这么讲,我们心里还是蛮激动的,有安东尼的课堂无处不给我们惊喜,也没有一个人想要睡觉,或者玩手机。

    游戏就这么开始了,安东尼显然是故意想整人,刚喊开始就立马停了,钥匙只经过第一个人的手里,第二个人要上去唱歌,第二个人是个超级胖超级胖的女孩,走起来来都能带着地震的感觉,她很吃力地从旁边的过道上绕过去走向讲台,然后淡定自若地对着麦克风唱起了歌,都说胖子的底盘厚,没错,是真的,她唱了一首《征服》,真的是女高音啊,征服了我们所有人,包括安东尼。安东尼听完之后说了句:“下课把你微信给我。”既然安东尼说了这么露骨的话,自然是少不了我们这群人的起哄了。

    大B哥突然站起来挥挥手喊道:“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随后,示意我们跟着一起喊,但是有种尴尬叫做你不懂我我不懂你,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完全视而不见,整个教室没有一个人跟着他喊,安静的可怕,气氛冷到极致,随后爆发出雷鸣般的笑声,大B哥这下子是贼尴尬了,低着头捂着脸不敢看人。

    游戏继续,这次安东尼终于是正常的喊停了,但是正常归正常,倒霉归倒霉,钥匙落在了大B哥桌子上,大B哥此刻还没有发觉钥匙的落脚点,正捂着脸尴尬着,坐在他旁边的朝伟推了推他,他才看见了钥匙。我们都快要笑哭了,大B哥拿起钥匙走上去,对着麦克风说道:“为了缓解刚才尴尬的局面,我给大家唱首英文歌。”

    “你还会唱英文歌?”安东尼又挑了挑眉,表示不相信。

    “对啊。”

    “请开始你的表演。”安东尼说道。

    大B哥咳嗽了两声,开始唱道:“Happy birthday to you”连续重复了四句之后,起身鞠躬下去了。这次我真的是笑岔气了,只见朝伟站起来,挥挥手示意大家跟着他一起念:“大B哥,威武。”

    “大B哥!”朝伟喊道。

    “威武!”我们跟着喊道。

    “大B哥!”

    “威武!”此时安东尼跟着我们一起喊道。

    大B哥这堂课真的是火了,很多女生都在课后议论他的幽默。那节课,几乎全班有三分之二的人都上去展示才艺的,有跳舞的、吹口哨的、讲笑话的、唱民族歌的,我还得特别感谢安东尼,让我认识到我们班有这么多有才华的妹子。

    课堂的最后,安东尼唱了一首《my heart will go on》,他唱歌也很有味道,让人有一种想去地中海泡澡的感觉。

    大学是一个很让人迷失的地方,像一座迷宫,我们在习惯新的生活方式的同时,会变得不再像从前的那个自己,当初在高中毕业同学录里写的“友谊地久天长”、“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勿忘初心”,如今都变了质,大学更是一个更加奢侈地浪费青春的地方。当然有一些人在快活的时候会忘记你,有些人在难过的时候才会想起你。

    你的价值也就是这么多,在平凡世界人的眼里,所以维护世界和平是有多么的重要。

    打开微信,一个网名叫槿夏的人突然加了我,打开她的朋友圈一看,竟然是郑苏。分开快一年了,她为何要加回我?

    “最近好吗?”她第一个开口问道。

    “嗯,很好。”我冷不丁地回答。

    “加你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突然有点怀念那段时光了。”

    “哦。”我打了一个字发了过去。

    “你就没有别的话想跟我说了吗?”郑苏说道。

    我没有回她了,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口吻跟她说话,如果她想删就删吧,我发现我还是下不了手。

    走在路上,被一个大三的学姐拦住,她拿着话筒,旁边还有两个跟班的摄像师。看来,我是要被采访了。

    “同学你好,占用你几分钟的时间,我们能采访你一下吗?”她问道。

    “好,可以,问吧。”想着说不定我还能上电视呢,就爽快地答应了。

    “请问你是哪个专业的呢?”

    “刚刚好,我就是你手里拿着的这个专业。”旁边的两个小跟班在偷笑,但是表情很专注。

    “哈哈,你说话可是够风趣,请问一下,你对你大学里的室友怎么评价?”

    “四个字,网瘾少年。”我回答道,那两个摄像师是托儿吗,一直在那傻笑。

    “下一个问题,你最欣赏你哪一个室友?为什么?”

    “顾樵,上厕所不玩手机拉不出粑粑,睡觉前手机不充电会失眠。”听完我说的话后,那两个摄像师笑的更加开了。

    “好了,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大学的里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我觉得我是个寂寞空虚冷的人,因为他们都去包夜上网了,我一个人在宿舍看着他们在群里议论着游戏。”很显然,三个问题的答案都跟手机电脑网络有关,主持人也忍不住终于笑出来了,对我说了声谢谢,然后我就走开了。

    其实采访完后,我有点惭愧,我的室友们每天都在网络中虚度人生,我又不能做些什么,如果我跟他们一起去的话,我感觉有点浪费时间浪费青春,如果我不跟他们一起去的话,他们可能会想我有点不合群。所以,我一直在努力找一个取舍,一个平衡点,于是我开始试着偶尔给跟他们去网吧打几盘游戏,开心开心,也许是个忘记烦恼的好方法。

    一个深夜,习惯性失眠,睡不着的我翻了翻郑苏的朋友圈,发现她的动态里全都是大学的美好,什么美式、旅游、包包、化妆品,这些仿佛曾经她都反感的东西如今全都变成了她的最爱,她也变得爱晒照片,晒自己的美腿,然后说话很萌的样子。

    上个大学,怎么都成这样了?

    这个时候,郑苏突然找到我说:“我知道你没睡。”

    “所以呢?”我依然是那样冷淡的态度。

    “能不能借我点钱?我有用。”她终于开口了,我感觉这也许就是她加回我联系方式的最终目的。

    “多少?”

    “1000!”

    “转了,确认收账吧。”我看到扣钱短信从屏幕中弹出来,跟她说道。

    “你不问我借钱做什么?”她有点惊讶。

    “跟我没有关系的事情我不必过问。”

    “好吧,钱我会还你的,但是我不想瞒你,我怀孕了,不敢跟爸妈说,所以只能偷偷打掉。”她的话再也刺痛不了我了,我只是觉得后悔,后悔我曾经深爱的一个人如今轻轻松松就被别人得到,我一点愤怒都没有,她以为她说的这些能够在我心里获得一些同情吗?当然不能。

    “照顾好自己。晚安。”我还是选择了一个大好人的方式跟她晚安了,其实那一千块钱我是不准备让她还的,就当是我还给她在我身上浪费的青春吧。

    “那你的青春就没有浪费吗?”由于借了郑苏一千块钱的我身无分文,只能找胖根还买机票的钱,听我说完这件事情后,胖根很生气的问我,嘴里骂着郑苏真是个贱人。

    我劝了劝胖根不要生气,说我已经看开了,而且我现在不是单身,有人会陪我的。当然我并不会把这事告诉沐沐,因为在她心里最敏感的事情就是我曾经把她当做备胎来安慰我失恋的伤口,她一直都挺明白的。

    又是一个星期日,我推掉了和沐沐一起去看电影的约会,跟着安东尼又一次骑车去了苏三只的一点钟方向,然后对沐沐撒谎说我这周回趟老家。她起初也要跟着回去,被我骂了一顿,我告诉她成熟的女生是不会粘人的,她点点头乖巧地答应了。

    这次来到一点钟方向,又给我不一样的感觉,苏三只扎着小辫子,有一种邻家小妹的感觉,安东尼一身白色运动装,带着黑色帽子出现在苏三只的面前,这种搭配估计也只有安东尼敢穿了,苏三只不知道咋回事,每次看安东尼的眼神里都带着光。

    “嘿,三只,我带着喵小四来看你了。”安东尼抱着小四对她说道。

    “说吧,有什么困难。”苏三只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

    “好吧,我承认,我有点困难,这只猫洗澡的时候不太听话,一放到水里,它就疯狂的逃窜,我还得费好大力气把它抓回来,你闻闻,它身上都有气味了。”安东尼把猫放在她的鼻子附近,臭的她赶紧推开安东尼,瞪了他一眼。

    “有你这么撩妹的吗?不懂规矩。”苏三只嘴角微微上扬。

    “撩妹是什么?”安东尼把头转过来问我。

    “撩妹大概就是泡妞吧。”我支支吾吾的说道。

    听完我的解释,安东尼恍然大悟,竖起了食指勾了勾苏三只的鼻子。苏三只连忙躲开,嘴里却笑得很开心。

    “来,我撩你,三只。”安东尼很标准的咬着字说道。

    “好了好了,不闹了,告诉你,小四的脾气比较倔点,它很勇猛,抓老鼠也很勤快,所以你需要找个温暖的午后在阳台上给它洗澡,让它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它就会变乖了,你肯定放在阴冷潮湿的地上,它当然不情愿了。”苏三只有条有序地说道,听得安东尼直点头。

    “好了,我懂了,我这就回家去洗。”安东尼像个孩子一样跟她挥挥手告别了,只是简单地知道了怎么给猫洗澡,安东尼的表现像是知道了钢铁是怎么炼成的。

    喜欢来二六屯,喜欢来到一点钟方向,那种文艺的感觉总能让我感觉到青春的气息,虽然我的青春大部分都浪费在治愈上,安东尼也喜欢这里吧,他私下跟我聊天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夸赞苏三只,夸赞这里。

    一点钟方向独特的条约大概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果你不能经营好你的世界,那么你就不要去触碰它,如果你选择了开始,那么你便无路可退。

    可回头想想,如果我们成功了,就会得到想要的东西,创造出我们渴望的世界。

    我感谢苏三只,让我能够遇见一点钟方向。

    回到学校的那天晚上,郑苏发了个朋友圈,是跟她男朋友的合照,照片里的她伸出剪刀手卖萌,男朋友眯着小眼睛,刘海很乱,胡子没刮干净,我笑了笑,点了返回键,然后删了她。

    说通俗点,那一千块钱就当是我们相爱一场,我最后能够帮助她的事情;说高雅点,曾经相爱一场,感谢我们相遇。

    而过那之后,郑苏也没有再加回来我。

    青春就仅仅只是从学校南门抄近路走到玉泉街致青春酒吧的距离,我们永远都是奔着一个美好的故事去的,如果能够停留在这里,那该多好。

    那样,我们就再也不会花大量的时间去思考,大学里的青春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会让以后我们回忆起来后悔。

    妈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头的她显然今天心情不错,说她今天学会了一套新的广场舞,也会玩微信了,还让我加她的微信,说微信就是她的手机号,我很欣慰,从小偏心的姥爷没有花钱给她读书,一个字都不认识的她,终于露出了时代感的腰。

    又或者说,老妈玩微信就是为了试探我什么时候可以给她领个儿媳妇回家,这是一种刚上大学就感觉过着毕业日子的恐惧感。

    我把我们的故事留在那里,把我们的回忆统统删掉,然后我就去爱别人。

    不管最后我爱的那个人是不是迟如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