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东方玄幻 > 绝世战皇 > 章节目录 > 第一章:绝世天骄,力战七王!

第一章:绝世天骄,力战七王!

书名:绝世战皇 作者:冥皇之殇 更新时间:2017-11-28 23:59 字数:4264

    战元大陆,其空间广袤无垠,无边无际。乃是战者为尊的世界,其战者等级越高,便是越有话语权。

    战体九重——战卒,蜕凡九重——战士,真武九重——战师,战灵九重——战将,战魂九重——战宗,天武九重——战尊,封王强者——称王,至尊皇境——战皇。

    此大陆之中,战王层次强者可领悟天地法则,举手投足之间,日月无光,星云失色,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自是不在话下。

    此刻,战皇天山之巅,也被称之为太古神山,有一少年,其可称傲世无双,睥睨群雄,身躯之中,有着九幽寒狱般冰冷的气息散发出来。

    一袭白衣,宛若尘世谪仙,孤高清幽。墨发似同千丈黑龙,肆虐狂暴,若同苍云流水,银河倒泻一般,汹涌澎湃,若绸若缎。

    眼若星辰一般,幻明幻灭,深邃幽远若同太古深渊,好似拥有吞天食地之意,傲骨压神。一杆龙枪倒映于其中,神芒惊世。

    鼻梁高挺,无双且凛然,绝伦出尘。若同太古神桥,横亘在时空之上,镇压所有。

    薄唇嫣红至极,有着薄凉苍冷,独孤寂寞般的一种冷然忧郁。若同赤焰升腾,焚烧起这方天地,狂暴恣意。一齿白牙,干净整洁,若上好白玉。

    脖颈颀长,洁白无暇,达到欺霜赛雪的程度。身躯挺拔而纤细,傲骨铮铮存丹心,猖狂骄纵难抵挡,管它浊世是非多,孑然一身,无牵无挂。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显而易见,如此出尘绝世的少年郎,断非籍籍无名之辈。

    持着一杆龙枪,金光氤氲,腾跃于其间。乃是金龙点星枪,超越天战器的存在,刻印着不止万道战纹。由此,便能猜出少年身份,是此方大陆最为顶尖战者,战天。封号战王,无双傲世。

    以区区百岁之龄,登顶天武九重之境,获战王荣称,得天地意志认可,阵,器,丹,符四绝,此等天骄绝世,万年难出。

    曾有诗曰:“战!战!战!四海八荒唯逍遥,万丈尘寰龙枪破!”正是形容战天的实力与其放荡不羁的性格。

    按理来说,他已是鲜有敌手,如今,却是有丝丝怒火升腾于心,看来,是有大麻烦的。

    战皇天山,乃是战元大陆之中最高山峰,亦是最高之地,终年云雾缭绕,仙气弥漫,甚至,触手可及日月,由此可见,其之高度。

    之所以谓之战皇天山,乃是历代绝世战皇,大陆第一人的封禅之地,在此拜天祭地之后,宣告超脱,不受天地管束,日月同寿。

    但,虽是如此,战皇亦有陨落之时,虽不死不灭,若遇到致命重创,也是会陨落。

    譬如,万年之前的轩辕战皇,他曾离开战元大陆,进入别处世界,回来之时,却满身鲜血,不日之后,便是陨落。

    而其,亦是战元大陆之中,最后一位战皇,自此,再无有战者能够成为战皇,战天是最有希望的一人。

    战皇天山之巅,罡风四溢,令战天白袍随之猎猎作响,墨发扬起,若同黑龙张狂,手中金龙点星枪,发出声声示警枪鸣,嗡嗡作响。

    枪长七尺,枪杆直而不曲,细而不软,质地绝佳,手感极好。血缨存于枪尖之中,随风飘扬,宛若一抹坠落夕阳。

    枪缨用天武境灵月天犀,狂天牦牛,赤云星马之尾而制成,通体血红,能够汲取血液,孕养己身。

    枪杆,采用乌金玄铁,天曜辰石,阳精月镔等王级材料制成,枪之内部,更是拥有一条金龙之魂。

    战天紧握金龙点星枪,身躯微弓,像是准备狩猎的神豹一般,蓄势待发。

    战皇天山之巅,将隔绝战阵,符篆之力,哪怕是天地法则,亦会受到压制,故而,战天不得不谨慎起来。

    换言之,战天的战力在此山之中,锐减一半,若是平常,他不会置身于此险地之中,但,今日不同,乃是他们的祭日,如何能够不来?

    他们,指的是一群看似普普通通的战者,实则,都是曾经叱咤风云,名动一时的绝世人物,符皇,丹神,阵尊,器祖。

    也是他们将战天抚养大的,战天是孤儿,若非被他们抚养,只怕早已葬身狼腹之中,故而,他们陨落,战天将他们葬在此山之中,祭日到来,怎能不来祭奠?

    选择归隐的他们,便也只有战天知晓他们的身份,所以,义无反顾的前来,况且,战天同阶无敌,除非,大陆之中,那七尊王者齐至,才会有陨落的可能性。

    不过,当真是遇到这等情况,战天一眸若日,蒸发海洋,一眸若月,冰冻山川,他不禁冷声开口,道:“出来吧,藏头露尾可不是正人君子作为。”

    “哈哈,战王果然非凡,灵觉这般敏锐,令血某佩服。”一道声音,突兀浮现,本是空无一人的战皇天山,却是显现一道血影,浓郁的血腥气味,弥漫出来。

    那缭绕于山顶之中的云雾青烟,仙气点点,此刻,尽皆被血色浸染,邪然绝伦,一中年男子,噙着虚与委蛇的伪善笑容,开口说道。

    战天眸中冷意更甚,电光划过,凌然气势霎时间浮现,逼视此人,道:“紫狮帝国,血王。看来,你是打算对本王动手了?不过,单凭你自己的话,只怕没有这个胆子吧?还有谁,一并出来吧。”

    战天持枪傲立,冷视一切,宛若一尊冰狱战神一般,冷峻无比。话语,若同冷雷落地一般,沉闷而令人心头发寒。

    随战天话音落下,继而六道身影显现出来,身躯之中,尽皆带着天地法则的加持,显得如同神祇一般,威仪严容。

    战天一一扫视,继而开口,身躯同样被天地法则包裹,远比那六者更甚,即便成名已久的血王,亦也不能与之抗衡。

    阴阳法则,白袍宛若一道轮盘,阴阳鱼游荡其中,慑人气息逐渐蔓延出来,枪王法则,使其所处区域,枪影漫天,鸣响如龙啸似同凤吟,五行法则,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尽皆发挥作用。

    天地法则一出,日月失色,风云聚拢,若同魔神乱舞,群妖尽出。拥有压碎大地,分海断流之力,势若流星一般。

    战天面容冷霜遍布,好似能够冻彻时空一般,喝道:“想不到本王面子这般之大,蓝鹰帝国,英王,鹰击空。鬼冥帝国,鬼王,冥天阴。血王之子,华王,血厉。圣元帝国,金王,皇君临。紫兰帝国,紫王,莫离殇。绿蟒帝国,毒王,封禹均。”

    战天如数家珍,逐步道出这些在战元大陆之中,无不如雷贯耳的人物姓名,但战天却是不屑,只因这些王者人物聚集在一起的目的,只是为他不久前得到的战皇珠罢了。

    血王鼓掌轻笑,道:“想必我们来此的目的你已经知晓,那也便不拐弯抹角,战皇珠,可愿交出?”

    战皇珠是轩辕战皇丹田之中的战皇丹,能够从中悟出突破至尊皇境的方法,是从轩辕战皇陵墓之中得到。

    即便是战天,亦也是九死一生,费尽周折才得到的,这些家伙却是想要直接索取,哪有这般容易?

    战天不言不语,金龙点星枪舞动,一尊千丈金龙,升腾而出,怒视苍穹,神威浩荡。

    战天幽幽一叹,此战,如若免不了,那便直接出手,废话少说。他自是不打算将战皇珠交出,毕竟,此物的作用是令王者都疯狂的。

    而后,战天将气势尽皆释放而出,令七王侧目,本以为即便是要开打,也要争辩一番,不想,他却是一言不合,直接动手。

    战天深吸一口气,白袍若雪,缔结一层护罩,白色的战元喷涌于手掌,继而,迸发而出。

    战天将阴阳法则,五行法则,枪王法则,金龙法则催动到极致,阴阳鱼飞向七尊王者,金色游龙扬起利爪,喷涌金色焰火,弥漫于空,数千焰火齐齐绽放,尽皆达到数丈之大。

    腾腾燃烧,将整个战皇天山都浸染成了金色,头顶上方,五行法则氤氲而出,厚实凝重的千层土盾,横亘于身前,抵御七王法则之力,火焰蒸腾燃烧,若同火龙一般,肆虐长空。

    汪洋苦海,若同九天银河,倾泻而下,水漫天山。顿时,砖石溅落,万物蒙上一层暗色。

    木藤缠绕,清幽宁静。有一种勃勃生机,温润战天的挺拔身躯,他一手挥枪,一手打出数道战元匹练,光芒耀世。

    金箭数万之枝,宛若万名弓箭手一同射箭一般,铺天盖地,壮观绝世,裹挟破天之势,带起嗖嗖破空声,迅猛快速的飞向七王所在区域。

    战皇天山之中,各色战元交织在一起,汇聚成波澜壮阔的一副图画,瑰丽绚烂。

    不过,七王亦非省油的灯,虽然战天上来便用尽全力,令他们错愕不已,但是,很快便恢复过来。

    毒雾漫天令云霞退散,令人作呕的气味夹带着剧毒,数万只毒虫蜂拥而出,其中,尤以五毒最甚,发出咯吱咯吱令人牙酸的声音,快速向战天奔去。

    轰轰轰!

    砰砰砰!

    惊天的声响出现,而战天面容难掩苍白之色,一番全力施为,令他也感到力竭,毒王封禹均的招式杀到,毒虫聚拢成一尊千丈巨兽,毒气弥漫。

    战天冷笑,他早已达到万毒不侵的地步,即便是用毒之王,那也是破不开他体表防御的,况且,土盾壁垒固若金汤,坚不可摧,故而,直接无视。

    虽战天状态不佳,但,七王更是如此,他们尽皆是千岁之龄,比之战天,多修炼了数千年之久,如今,却被战天打的同狗一般,真是丢人。

    不过,人海战术之下,还是起到些许作用的,他们正欲加把劲,一举将战天拿下之时。

    不想,战天却是先声夺人,“势”,“大势”,“意志”,“法则”四种得天独厚的道韵,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尊万丈帝皇。

    帝皇傲世而存,气息若渊似狱,宛若一尊天帝巡视一般,头戴旒冕,威压若神山一般沉闷凝实,着一袭皇袍,脚踏日月,睥睨一切。

    战天身躯摇摇欲坠,却是冷笑连连,因为,这尊帝皇的实力,只怕已然达到半步战皇的实力,这样一来,七王必然在劫难逃。

    战天冷笑,七王又如何?惹了自己,定让你付出惨痛代价,蓦地,心生不安之感,下意识的挪开步子,空间荡漾一层波纹,一道霹雳,轰然降落于战天所在区域。

    战天心头不详之感愈发浓郁,自他封王以来,便隐隐感觉天地意志不对劲,如今,却是彻底明悟,当年轩辕战皇之所以会陨落,只怕与它是脱不了干系的。

    七王愣住,其中,华王血厉已是重伤垂死,如今,突闻惊变,不禁胆战心惊。

    战天凝望苍穹,绵延数千万里的乌云泛着紫意,磅礴雄奇的雷池,闪烁着神秘诡异的光泽,令战天愈发心惊,面色难看。

    恰在此时,被他重重封禁的战皇珠,却是突破禁制,传递一丝意识于战天脑海之中,战天将信将疑,眸中涌现思索光芒,似是做出什么决定一般。

    不再抵御天地意志对他下的黑手,反其道而行之,金龙点星枪被他奋力一掷,砸出万里沟壑。撤去所有防御,帝皇消散于天地之中,张开双臂,迎接这天雷滚滚,电蛇狂舞。

    他瞥了一眼七王,眸中闪现疯狂之色,既然这么贪心,那便去地狱找阎王爷索要宝物吧,继而,身躯之中,涌现磅礴力量,强行引发至尊皇境的雷劫,与天地意志召唤的雷劫合拢在一起。

    刹那间,天崩地裂,海枯石烂。继而,战天畅快大笑起来,即兴作诗,道:

    “愿得流芳千万古,不屑佛来何羡神?

    独爱酒香与佳景,孑然一身轻狂猖。

    演绎傲骨映丹青,全凭狂心慢前行。”

    而后,他纵身一跃,跳下战皇天山,未曾动用战元护体,雷霆咆哮,闪电划落追随于他,银蛇狂舞,紫龙残虐。顺带着,将七王包裹,他们吓得肝胆俱裂。

    血王血无忌却是瞬间拼命,弃其子于不顾,毕竟,儿子没了可以再生,自己若死了可就真的一切都玩完了,而余下六王慢了半拍,一道雷霆劈于身上,登时化为灰烬,魂飞魄散。

    尽管血王跑的够快,却也被相对弱小的雷霆缠上,其他是紫龙,这道是紫蟒,但是,血王拖却着重伤之躯,难以抵御,炸碎他一腿一臂,惨嚎一声,伏地不起。

    一切,都已结束,轩辕历一九一六年十一月五日,战王陨落,以至尊皇境雷劫坑杀六王,重伤一王。在历史上,战天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其一生,完全是一个传奇,可惜,陨落太早……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