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悬疑灵异 > 绝密档案2:猎魔师 > 章节目录 > 第八卷  神鸟重明 第一百三十章  夜

第八卷  神鸟重明 第一百三十章  夜

书名:绝密档案2:猎魔师 作者:百里安 更新时间:2017-12-31 23:17 字数:4568

    安思予再次醒来的时候,帐篷里面亮着黄昏的灯光,狂风还在怒吼,帐篷被吹的呼啦啦直响。

    她四处看了看,谭子彰正穿着毛衣,背对着她。

    安思予叫了谭子彰一声:“头,你在干什么?”

    谭子彰闻声,赶紧转了过来:“你醒了!”

    “哦,我在给你弄吃的!”

    谭子彰说完这话的时候,安思予才闻到了一丝烤肉的味道,很香,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过了一会儿,谭子彰走过来,跪在地上,将安思予的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腿上。

    谭子彰这才从背后端出一个碗来,拿起一块肉,用刀子割了一块下来,送到了安思予的嘴边:“尝尝吧!”

    安思予张嘴将肉咬到嘴里,一股腥味当即弥漫了安思予的口腔,安思予不免皱了眉头。

    谭子彰轻声道:“这里只有盐,没有别的调料了,腥味处理的不彻底,你凑合吃,吃东西才有力气好起来”

    安思予摇摇头:“没有,很好吃”

    谭子彰又切下来一块,喂给安思予。

    安思予一边吃,一边问道:“你怎么不吃?”

    谭子彰回答道:“我吃过了”

    安思予看着谭子彰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一字一顿的说道:“撒谎!”

    “你要是不吃的话,我也不吃了”

    谭子彰闻言,赶紧割下一块肉,放进嘴里:“好了吧?赶紧吃!等会凉了,这个天气,吃热的食物让人心安,也会让人摄取到热量!”

    安思予笑了:“那几只狼了?”

    谭子彰回答道:“被我赶走了”

    安思予追问道:“你没杀掉?”

    谭子彰摇摇头:“它们也是有家的,冒着这么大的雪出来,想必也是活不下去了,赶走就好,何必赶尽杀绝?”

    安思予再次看着谭子彰的眼睛:“你变了”

    谭子彰没有说话,只是再次割下肉,送到了安思予的嘴里。

    风还在吼,但是帐篷里面却异常的温暖,因为吃了热的食物,安思予的身体暖和了起来,状态好了很多。

    安思予靠在了谭子彰的腿上:“头,你在想什么呢?”

    谭子彰摸索出了一支烟点着:“想案子”

    “是在想那个庙里面的人吗?”

    谭子彰却摇了摇头:“没有,我在想,凶手作案的动机是什么?”

    安思予随口说道:“那还不简单,死者经常去庙那边,估计是看上了什么东西,而庙里面的人却又不能给。于是那个人就威胁了庙里面的人,庙里面的人气不过,就把他杀了!”

    谭子彰抽了一口烟:“想的倒是不错,但是你想过没有,要是真的是庙里面的人杀的人,他们为什么不把尸体藏起来?而是就放在了距离庙不远的地方?”

    “以他们的性格来看,是非常讨厌和别人打交道的。如果被人发现的话,一定会有人会上门去问,这样的话,他们的麻烦不是更多了吗?他们这样做,不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吗?”

    安思予想了想,继续道:“会不会是牧羊人下的手?这里的人经济条件都不好,或许是看上了死者的随身财物!”

    谭子彰弹了弹烟灰:“当时发现死者的时候,死者的身上并没有带什么值钱的东西,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庙门口放着的那一包东西了!可是那包东西一样都没有少”

    “如果我是那个牧羊人的话,我就跟着死者,找到他的营地,然后趁着死者出去的时候,来营地偷值钱的东西!哪有冒风险在半路直接杀人取财的?”

    “再说了,你觉得那个牧羊人像是敢杀人的样子吗?”

    安思予笑了:“你可是只讲证据的!怎么还看面相了?”

    谭子彰淡淡的说道:“看表情和动作就知道了,看到我们之后,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而且他的描述,也很自然,一些该停顿想的地方都停顿了,一些没有停顿的地方,都没有停顿,很正常”

    “一,没有动机,二,没有异样,可以排除作案嫌疑的”

    安思予望着帐篷顶:“不是庙里面的人,也不是那个牧羊人,那是谁呢?”

    谭子彰当即纠正道:“庙里面的人还不能排除嫌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

    安思予继续道:“你说,我们这么久没音信,郑哲玥他们会不会着急?”

    谭子彰抽了一口烟:“郑哲玥着不着急,我不知道,但是成材一定着急!”

    安思予转头过来望着谭子彰:“头,我觉得,从凤凰市回来之后,你和郑哲玥的关系不想是原来那么亲密了”

    “原来你们很亲密的,你手把手的教郑哲玥,他也很听你的话,你们吃饭都是一起的。但是现在,你们好像是形同陌路了,我感觉,你们好像在较劲一样!”

    谭子彰叹了一口气,却没有说话。

    安思予继续说道:“头,你是不是不相信郑哲玥?你是不是觉得一直在咱们局里面神出鬼没的那个人,就是郑哲玥?”

    谭子彰看了安思予一眼:“我相信证据,郑哲玥上次的事情,你我都知道,搞的咱们局上下不安,你也知道!”

    安思予睁着大眼睛,望着谭子彰:“那你的意思,就是不相信郑哲玥喽?”

    谭子彰将最后一口烟抽完,将烟蒂扔在地上:“不,我相信他”

    安思予愣住了:“为,为什么?”

    谭子彰望着前面:“因为你们是我的下属,是和我经历过生死的人,我们已经见过真情了,我信你们”

    安思予闻言,笑了,蹭了蹭谭子彰的腿:“头,有时候,感觉你很冷血,但是有时候,又感觉到你很真情”

    谭子彰低头看着安思予:“我只是说了真话”

    安思予突然坐了起来,眼睛直盯着谭子彰:“头,那以前你说的要杀我的话,都是吓唬我的?”

    谭子彰没有回答安思予的话,却低下了头。

    安思予伸手过去,捧着谭子彰的脸,将他的头慢慢的抬起来:“谭子彰,那个女人是谁啊!”

    谭子彰伸手将安思予的手拨开:“你又来?”

    安思予往谭子彰那边靠了靠,期待的望着谭子彰:“说说嘛!”

    谭子彰低下头想了想,这才抬起头说道:“其实就是一个老同学?”

    安思予侧着脑袋:“就仅仅是一个老同学?”

    谭子彰出了一口气:“怎么说呢,就是以前喜欢我的”

    安思予笑了:“头,你有那么大的魅力吗?在学校有那么多的人喜欢?”

    谭子彰反问道:“不然你以为?”

    安思予吐了吐舌头:“好吧!继续说啊!”

    “说什么?”

    安思予又睡下,顺便靠在了谭子彰的腿上:“我要听故事啊!你不知道睡前要听个故事吗?”

    谭子彰伸手拿过自己的衣服,披在了身上:“从哪里讲啊!”

    安思予想了想:“嗯,就从你们认识开始讲”

    谭子彰伸手掏出了一支烟,点上。

    安思予见状,当即说道:“你省着点抽,一包就那么几根,抽完了你就没得抽了!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

    谭子彰抽了一口烟:“我听你这口气,是觉得待在这里挺好?还想再待几天?”

    安思予笑了:“没有没有,你快讲故事啊!”

    谭子彰又抽了一口烟:“这有什么好讲的?我们是同班的,自然而然就认识了啊!”

    “那你们第一次说话是什么时候啊!”

    谭子彰想了想:“嗯,这个有点远了,我想想啊!”

    “我记得,好像是在一次课上了,擒拿格斗好像是”

    “当时我们模拟被人从背后扼住脖子怎么办来着,教员演示完之后,我们就男女一组开始练,基本就是男的当坏人,女的跺脚摔男的”

    “当时我和她一组来着,她当时下手有点重了,把我脚跺的疼了好几天。那几天,我都是跛脚去上课的”

    “那几天,她经常早上的时候买早饭给我送到宿舍楼下,叫我下去拿。晚上的时候给我打水,上课的时候,包里的零食经常要给我分,我其实当时已经感觉到有情况了”

    安思予皱起了眉头:“那她对你挺好的啊!你们为什么当时没有在一起呢?”

    谭子彰抽了口烟:“因为那个时候,我有女朋友,我记得,我给你说过!”

    安思予快速的点头:“那接着呢?你女朋友当时没去找那个女的?”

    谭子彰摇摇头:“我没听女朋友提过,但是我听女生说,我女朋友去找她了,两人在训练馆打了一架,我女朋友赢了”

    安思予:“······”

    “合着你这个男朋友,是你女朋友用拳头赢回来的啊!”

    谭子彰弹了弹烟灰:“我女朋友格斗很厉害的,一般水平的男生都打不过!”

    安思予接着问道:“那那个女生现在呢?是警察吗?”

    谭子彰摇摇头:“不是,她警校毕业之后,没有去当警察,在父母的安排之下,考试进了事业单位,一直到现在都是”

    “那你现在有没有想法啊!”

    谭子彰一愣:“什么想法?”

    安思予看着谭子彰:“有没有结束单身的想法?”

    谭子彰抽了一口烟:“人家结婚了!”

    安思予惊呆了:“什么?”

    谭子彰点头:“嫁了一个好人家,虽然不是很有钱,但是家里小康,老公又疼她,过的很幸福”

    安思予笑了:“头,你后悔吗?”

    谭子彰摇摇头:“后悔什么?”

    “当时咱有女朋友,不能对不住女朋友。后来又是分隔两地,始终是有缘无份,不必强求。人家现在过的幸福,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祝福她,然后保持距离”

    安思予蹭了蹭谭子彰的腿:“说得对”

    谭子彰继续道:“这下你满意了?”

    安思予没有说话,但是在笑。

    谭子彰将烟蒂扔在地上:“那些狼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安思予摇头:“我不知道,反正你走了之后不久,那些狼就来了,一直在帐篷外面转!”

    谭子彰皱起了眉头:“这样啊!”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睡吧!外面的风小一些了,估计明天就要停了,我们明天应该就能返回了!”

    安思予当即问道:“那你呢?”

    谭子彰伸手揉了揉脖子:“我等会再睡吧!”

    “你睡哪里?”

    “你先睡,我自有办法的!”

    “那我等我睡着了,你再把腿移开”

    “知道了”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风很小了,几乎已经是微风了。

    夜空很晴朗,星星很多,谭子彰很久没有看见有银河的行空了,已经是后半夜了,月亮出来了。

    月光被雪四处映,扎眼睛,黑夜,现在如同白昼一般。

    谭子彰伸出双手,哈了一口气,然后搓了搓。

    谭子彰转身过来,看了看帐篷顶,上面已经积了很厚一层雪。谭子彰马上就进了帐篷里面,拿出一跟手杖出来,开始将帐篷上面的雪往下拨。

    拨着拨着,帐篷顶上突然掉下来一串东西!在一片白色之中格外的明显。

    谭子彰当即停了下来,蹲了下来,伸手拿起了那串东西。

    令谭子彰没有想到的是,这串东西,竟然是一串动物内脏!

    从心到肺,到胃和肠子,样样俱全。

    谭子彰眯起眼睛:“这是谁放在这里的?”

    谭子彰已经能想到了,在自己离开之后,有一个家伙将这串内脏放在了这里,血腥味被风带到了很远的地方,一直飘到了那群饥肠辘辘的狼的鼻子里面。

    那群贪婪的畜生当即伸着舌头,垂着尾巴,跑到了这里,围攻帐篷。

    谭子彰看了看周围:“到底是谁?”

    一望无际的碎石滩上,郑哲玥几人打着手电筒,正在行走。

    成材一边走,一边问郑哲玥:“老郑,咱们能找到头他们吗?”

    郑哲玥看了成材一眼:“听你的口气,是不愿意找到头?”

    “不是,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是那种人吗?”

    郑哲玥白了成材一眼:“那你是什么意思?”

    成材回答道:“我的意思就是,这个方向对不对?”

    郑哲玥停了下来:“你这是在怀疑我?你要是觉得不行的话,你可以选一个方向,自己去找!”

    成材当即服软了:“别啊!我就是随口一说”

    一边的戴所长当即打圆场:“成警官,郑警官也是着急啊!大家都想找到谭警官的!”

    郑哲玥叹了一口气:“头和安思予走的方向,是最北边的,最靠近山的。他们估计是看到了那条河,然后顺着河往上了,在半路的时候,碰到了暴风雪,被困住了!”

    成材闻言一惊:“啊!那头他们···”

    郑哲玥当即恨恨的咬牙道:“成材,你给我把你的嘴闭上!再敢说一句话,劳资特么打死你!”

    戴所长再次打了圆场:“谭警官是一个好警察,吉人自有吉相,谭警官一定没事的!”

    “你们看!前面是什么!”,成材突然指着前面喊道。

    郑哲玥当即抬起手电筒,朝着前面望去,一个黑点当即出现在了手电光的可视范围之内。

    郑哲玥当即狂奔了过去,好几次都差点被雪下掩盖的石头绊倒。

    那个黑点是一具尸体,但只是一具岩羊的尸体。

    郑哲玥长出了一口气。

    戴所长却蹲了下来:“这个碎石滩,怎么会有岩羊?被狼赶下来的吗?”

    郑哲玥看了看周围,都是狼的脚印。

    就在这时,成材又喊道:“老郑,你过来看看!”

    郑哲玥赶紧跑到了成材那边,就在距离尸体不远的地方。

    成材指着雪地:“你看这个脚印!”

    郑哲玥将手电筒照过去,一双清晰巨大的鹰的脚印印在雪地里面,单个脚印的大小,和郑哲玥两只手并在一起一般大小···

    郑哲玥小声嘟囔道:“这脚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