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东方玄幻 > 祖界演义之战初 > 章节目录 > 第一百七十五章抛下一切跑

第一百七十五章抛下一切跑

书名:祖界演义之战初 作者:故道故人心易变 更新时间:2018-01-12 23:58 字数:6550

    伯仪带着运粮队伍进入赤野泽。

    在后方,伯仪已经看到了追来的大广明军骑兵,如此速度,让伯仪感觉到了危机。

    “全体,抛下所有一切,跟着我,往赤野泽行进!”

    伯仪已经感觉到了运粮队伍中的人员已经开始慌了,这虽然是运粮队伍中的战斗力,但是相对于大广明军的骑兵来说,根本就是乌合之众,没有任何可以战斗的意义,可以说是单方面的屠杀,人多也没有用。

    “大家莫慌,只要我们加快速度,在这赤野泽内,大广明军不可能追上我们。”

    队伍中的一位官员,他们已经后悔了,为什么要跟着伯仪来这里,后方是凶神恶煞,只能往前走,可是前方是什么路,运粮多年,他们从来没有走过这样的路。

    “大人,赤野泽内沼泽遍布,继续走下去,恐怕我们会牺牲很多人。”

    说着这话的时候,他就一脚踩到了柔软的地面,想要往下陷。

    伯仪及时的拉住他,手上力气很大直接把他拉开原地,坚定的眼神看着他。

    “相信我,我伯仪不会害你们!”

    伯仪说话很郑重,这是他要成名之路上必须经历的一条路,他相信自己不会就此死去,因为他清楚,他是相星命,可以影响祖界未来,所以这次有惊无险。

    拉着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在两人面前,握得很紧。

    “通知下去,让所有人携手共进。”

    赤野泽是个神秘的地方,他的每一处地方都有可能陷下去,所以只有携手共进。

    “遵命,大人!”

    没办法,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后退只是死路一条。

    这是一场豪赌,以大博小,以几十万人赌一万人,没有绝对的自信,没人会这样做。

    伯仪这样做了,他相信自己,不是盲目的相信,他已经算好了,现在所遇到的困难,也是大广明军骑兵遇到的困难。

    其实伯仪很明白,最危险的地方还是赤野泽外面,那些地方骑兵可以发挥,而赤野泽,他们不可以,若是他们追,肯定会被拖住,而且会被拖很久,因为一旦进入就很难出去。

    伯仪也自信,大广明军此次绝对不会徒劳而返的,见到自己在外面的假粮草,他们肯定气炸了,不会放过这支队伍。

    他们也不一定会想到,已经通知了军团,因为在他们看来,军团把粮草和人命看的这么重,肯定不会拿这么多人冒险,这可是决定一界命脉的关键,死了这么多人,战争绝对无法打下去。

    进入赤野泽追击祖界运粮队伍没有办法的办法,想到是自己暴露了,让祖界发现,所以他们会逃跑。

    对大广明军来说,粮草与几十万人命上面,几十万人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灭了这支运粮队伍,他们就不算是行动失败,就是大广明界的功臣。

    这样的利益值得他们拼搏,这是一场赌徒的战争,博得是自信与大局观。

    果然如同伯仪猜测的一样,大广明界的领军将军,郑金,看到了追了一路,截获的粮草,竟然全都是土石,感觉到了火气上头,看着远处的祖界运粮队伍,就想冲过去,杀他们个一干二净。

    “可恶,竟然敢耍我!”

    “将军,这次计划失败了,要不然我们撤吧!”

    骑兵感觉这其中有诈,祖界竟然运送了假的粮草,还进入赤野泽。

    “哼,不可能,这次回去我们交不了差,所有人都会受罚!”

    郑金看着赤野泽,他不甘心,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只想着快点追上去,杀光祖界运粮队伍。

    “将军!安全为上!”

    “什么狗屁安全,等祖界大军到了广明城下,他们的粮草充足,我们就会安全吗?”

    郑金他也知道,就算是大广明界做了充足的准备,也不一定百分百守住广明城,这次祖界前来肯定是势在必得。

    “这……”

    郑金的话,让他们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确实不反抗只能等死。

    “赤野泽内沼泽遍布,危险重重,而他们进入这里面,也是没有办法,说明他们走投无路,想活命,只能往这里走。”

    郑金说道,他虽然被怒火冲昏头脑,但是一想到广明城,就清醒过来,能做到竞阔的心腹,自然也是有能力的。

    “将军,按照常理来说,运粮队伍不会有大将,他们只是一些乡野村夫,如果后面有活路,后面有祖界的援军,他们肯定会往后面逃,可是竟然躲进赤野泽,远离祖界军团的地方。”

    “对,这说明,他们没有办法,只能往这里逃。”

    郑金听那个人一分析,瞬间高兴,拍拍他的肩膀。

    “好,很好,等这次灭了祖界军团的运粮队伍,我定会向统帅好好表扬你,给你升官。”

    “多谢将军!”

    “事不宜迟,赶紧追!”

    郑金对着他的士兵施令,朝着赤野泽进军,前面就是肥肉,只要杀了他们就可以回去交差,怀着激动兴奋的心情进发了。

    【在这里的事情中,郑金忽略了一件事情,他没有考虑到,既然祖界的运粮队伍,走投无路,为什么带来的是假的粮草,对运粮队伍来说,粮草与人命一样重要。】

    伯仪看着远处的大广明军,脸上露出笑意,果然不出他的所料,真的追来了。

    “大家加快速度,敌军就在后面!”

    伯仪艰难的抬起自己陷入沼泽内的双脚,这里难走,还很危险,但是没有办法了。

    “大人,小心,周围有生物!”

    过来一个官员提醒伯仪,因为就在刚才,一个人被怪物拖走了,为了不产生惊慌,被他及时压制了。

    “嗯!”

    伯仪也仔细注意着周围,此时最危险的已经不是大广明军骑兵了,而是这沼泽,伯仪也是第一次在沼泽中行走,但是他看过一些关于沼泽的书籍。

    “让大家脱下衣服,点燃,注意维持火光就可以,不可火势过大!”

    说着,伯仪就开始脱自己的上衣,因为这次运粮天气还有些寒冷,穿的很多。

    “大人,不可,你不要脱衣服,属下就可以了!”

    官员赶紧过来制止伯仪,就算是再怎么危险,伯仪也是他们的大人,让他们的大人自己脱衣服,太无礼。

    “没事,你们都通知下去,这里危险,我们还要继续走,不用管我,我可以应付!”

    伯仪自信的说道,他们的关心,伯仪还是很高兴的,这一路相扶相持,让他们有了情义。

    “大人,那您注意些,天气寒!”

    “放心!”

    祖界军团的运粮队伍还在继续走,而大广明军的骑兵也没有放弃,准确的说,他们现在已经不是骑兵了,步兵,并且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一开始走的着急,在这赤野泽牺牲了士兵,后来就小心了。

    可是继续追下去就后悔了,这地方太危险了,并且还难走,一直看着祖界运粮队伍的尾巴,但是总追不到,相距三四里,这个距离他们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过去,这地方太难走了。

    如果不是祖界运粮队伍给他们点着信心的火把,他们早就放弃了。

    “将军,我们还是放弃吧!”

    这里面的骑兵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他亲眼看到了一个兄弟被一个怪物拖走,然后就不见了,只听到那个兄弟的痛苦声音,还有嘎吱,嘎吱的声音,他知道,那是咬碎骨头的声音,肯定有大怪物啊。

    “不可能,还有这么一点距离,我们追上他们,就可以灭了他们!”

    郑金知道,追到了这里,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能追下去,他相信那些运粮队伍的人,肯定没有自己这些士兵体力好,追下去,肯定会灭掉他们。

    大广明军的继续追击,运粮队伍的前进,此时也正有一支队伍赶过来。

    带头的是霍鸣提拔的将军,宋鸿明,此人机灵,并且是刚参军不久的新兵,霍鸣见他有能力,便破格让他当个小将,这是第一次给他大任务。

    来到了赤野泽,发现了那些战马,还有假的粮草,便知道运粮队伍还有大广明军的骑兵都进入了里面,心想,

    “这次立功的时候到了!那些骑兵不用他们擅长的,而是当成步兵来用,肯定战力很低,并且统帅还让自己带射手,这次任务很简单啊。”

    如此美差,他高兴到了极点,对着身后的士兵说道,

    “兄弟们,我们家乡的父老乡亲,为了我们征战,不惜辛苦给我们运送粮草,竟然被大广明军追杀,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

    “杀杀杀杀!”

    气势恢宏,震耳欲聋,不过宋鸿明听着高兴,如此气势,经过自己这么一鼓舞,更是强大无比了。

    “兄弟们,冲,救我们的父老乡亲,杀光大广明军!”

    祖界加速前进,他们有准备的,携带长剑还有弓箭,身上没有重甲,脚上为了在沼泽地上行走都绑上了树枝,准备充足。

    这些都是伯仪在信上提到的,祖界军团的支援来赤野泽也许很快,但是重要的是在赤野泽内行走,因为如果不做准备,行走的速度都是一样的,很难追上。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祖界运粮队伍点着火把,勾引着大广明军,而到了天黑,大广明军没有办法,为了走路,也点着了衣服,这样也为祖界军团士兵找到了确定的路线。

    “将军,大广明军就在前面了,我们现在追上去吗?”

    宋鸿明摆摆手,这时候还不是时机,等到了天亮,才是最佳的时机。

    “通知下去,全军放慢速度,不要点火把,注意防备周围,等到了天亮,我们就动手。”

    沼泽地,无法休息,但是行走了一天,无论是祖界军团士兵运粮队伍,还是大广明军都会很累,防备最松懈。

    大广明军知道,祖界军团也知道,但是大广明军想不到后面有追兵,祖界运粮队伍知道有追兵,所以大广明军没有什么防备,他们自信,祖界的运粮队伍不会向自己动手的。

    战场不是打架,是决生死的地方,运粮队伍人多,也没有用,人多也是送死,这就是士兵与平民的区别,更不要说,这是大广明军的精锐,各个都可以一敌十,如果不是这次事关重要,要速战速决,肯定不会让他们来。

    怪就只能怪,大广明军这次的对手伯仪,伯仪的计谋,不是一般人所能匹敌,他们对错了人,这个人他们算计不起。

    天刚开始亮,大广明军的精锐不愧是精锐,还是精力充足,发觉到了后方的异样。

    “将军,后面好像有人影攒动!”

    “没事,什么人影,那是你看错了,后面肯定有大怪物,这样更好,说明往前走会安全一些。”

    人影,什么人?郑金不相信是祖界军团士兵,他们赶过来,怎么可能这么快,要知道他们可是距离赤野泽很远的。

    “将军我想我可能看错了!”

    “我们是大广明界的精锐,这才行军一晚,就这样,丢人!”

    郑金瞪了他一眼,然后朝着前方前进,拉开的距离已经很短了,还有几百米,眼看着就杀过去,怎么可能放弃。

    伯仪这里,此时他已经带着运粮队伍的官员开始垫后了!这样可以稳住队伍的心,不让队伍慌乱。

    “大人,我们加快速度吧,这样不是办法,他们是军人,追上我们只是时间问题。”

    “放心,我计算着,我们的援军快要来了,应该没有多远了!”

    伯仪算计的就是在第二天,只是具体时间无法算到,沼泽地,他也说不清,只能给他们一些心理安慰。

    “大人这样就好!我已经让队伍中有战斗力的一万人都在后方了!”

    “很好!”

    伯仪看着后方的那些人,想着如果真的不行,他们还可以拖一些时间,就算是打不过,也能拖住。

    几十万人被一万人追着打,伯仪心里有些憋屈,但是他更清楚,这必须要忍,不然牺牲会很大,完全不是大广明军的对手,让他们上,只能是送死。

    相距不到一百米了!

    伯仪心中也有些慌乱,但是他必须要镇静,不然必然大祸临头,只能心中盼望着祖界军团援军的赶来。

    “杀啊!”

    大广明军开始加速了,声音很大,已经有些士兵追了过来。

    “列阵,拖住!”

    伯仪亲自坐镇,没有办法了,只能打了,拖一些时间算一些时间了。

    “祖界人,你说你们愚蠢吗?竟然来这种鬼地方送死!”

    郑金对着祖界运粮队伍大笑,追了一天终于追上了,心中高兴,拔出自己的长刀,比划着,马上就要开始一场屠杀。

    “哼,开这种玩笑话,你真的以为你们可以打得过我们吗?我们可是几十万人”

    没办法了,打不过也要硬着头皮说,起码气势上不能输,装腔作势也行。

    “哈哈哈,打得过,难道你们还用跑?几十万,哼,那老头也算吗?”

    郑金指着一个官员,那是个老人,但是老当益壮,这次来运粮,不成想却成了郑金的笑柄。

    “你……”

    不过看着伯仪,没有继续说话,这时候还是交给大人处理好。

    “跑,我们只是吸引你们到这个地方来而已,不然你们在深鹰峡缩着不出来,我们该怎么对付你们!”

    没办法的办法,只能说说了,拖些时间算些时间,最好多聊聊,这是伯仪的想法。

    “多说无益,杀!”

    大广明军直截了当,让伯仪有些发慌,直接就打,还真的没有办法。

    “兄弟们,拼了,我们援军就在后面!”

    “杀!”

    伯仪退到了后面,真的打起来,他不能上,由那些官员保护着,毕竟他才是这里最大的官。

    “大人这可如何是好!”

    官员们都慌乱了,没有办法,没有打不知道大广明军的战斗力,真的打起来,才发现,后面躺下的全都是祖界人,而且大广明军越战越勇。

    “怎么办,拖!”

    伯仪看了一眼后方,看到了一个烟花弹,这是信号。

    “你们看,我们援军来了!”

    “援军,真的是援军,那是我们军团的信号弹!”

    天空中出现一阵箭雨,朝着大广明军的方向落下,伯仪看着躲得远远的,弓箭无眼,被伤着不值得。

    “不错,来的真及时!”

    伯仪收收衣服,双手颤抖,紧紧的裹着身子,他害怕,整个身子都快要瘫了,但是没有办法,只能坚持,看到了援军,瞬间感觉浑身冷。

    其中一个官员很有眼力劲,赶紧脱下衣服,递给伯仪。

    “大人,您先穿上!”

    伯仪伸出手拒绝,但是眼中却是渴望,好冷,

    “那你怎么办!”

    “大人放心,下官不怕冷!”

    “好,谢谢你了!”

    怕冷,谁不怕,可是这时候援军来了,可以活命了,为了弥补刚才的不当之处,只能这样做内心希望伯仪不记仇。

    大广明军,郑金没有办法继续追击了,后面有人射箭,他们没有办法,只能防守,不然死路一条。

    乱箭中,郑金被射伤了胳膊。

    “将军!”

    “没事!”

    郑金被扶着躲到了一旁,郑金看着胳膊上的箭,流着血液,幸好胳膊上面有护甲,不然这条胳膊算是废了。

    咬着牙齿,紧握拳头,一只手抓住箭,用力一拔。

    “啊!”

    “将军!”

    “做好防备,用死去的兄弟做掩体,防住他们的箭雨,我们准备反击!”

    郑金知道这次中计了,有可能把命送在这里,但是没有办法,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必须要打,能不能活,就看命了。

    祖界军团携带的箭虽然不少,但是也只能放几波,其实他们也不想用这弓箭完全消灭大广明军,完全不可能,只能说是一些消耗了。

    宋鸿明站在前面,看着身后的兄弟,眼中带着光彩,这是立功的时候,

    “兄弟们,大广明军伤我父老乡亲,我们该让他们血债血偿了!”

    “杀!”

    一个字喊出,祖界军团士兵开始冲,就算是沼泽地难行走,此时速度也快了不少。

    祖界与大广明界有大仇,连续的征战不知道多少兄弟死在大广明界手上,绝不能手软。

    这场战斗打了很久,大广明军一万兵力,经过箭雨之后,死伤两千,而剩下的八千,拼死战斗,祖界军团也遇到了困难,同样都是精锐,打起来自然没有那么简单。

    一直打到了天擦黑,到了后期运粮队伍的人都上阵了,那时候大广明军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他们去时机正好,这样一大批生力军的加入,加速了大广明军的败亡,被团团围住。

    “将军,我们出不去了!”

    郑金看着周围,全都是祖界人,有军团士兵,也有运粮队伍,心知,这肯定是中计了,不然祖界军团的精锐怎么可能赶过来。

    这么厉害,肯定是祖界军团的精锐,郑金绝望,没有出去的可能了。

    “统帅,我郑金对不起你!”

    郑金是竞阔的心腹,深得竞阔信任,竞阔对他很好,一直亲兄弟对待,这时候竟然损失一万大广明军精锐,就算是回去,也没有脸面见他了。

    “将军!”

    大广明军的士兵看着郑金在他们的眼前自刎,血液溅出鲜红的一片,无比的悲痛。

    “兄弟们,拼了!”

    宋鸿明无奈,这绝对是大广明军的精锐,死不投降,如此战斗力,还是第一次遇到。

    “杀!”

    那些残余的大广明军士兵,被乱刀砍死。

    伯仪也赶了过来,看着这一切,内心就有些发毛,还是第一次见到杀人。

    “将军,在下伯仪,多谢及时赶来!”

    伯仪对着宋鸿明鞠躬,这次多亏了这个将军,如果不是他,伯仪的小命危矣,他的未来危矣。

    “伯仪大人,在下宋鸿明,这是我的分内之事,这次援救晚了一些,还请大人不要见怪!”

    宋鸿明听统帅说了,一定要照顾好这个运粮队伍的大人,保护好他,不然就不要回来了。

    “没事,这还是要多亏将军还有众位兄弟!”

    伯仪对着军团士兵鞠躬,看着他们的气势,就知道军团的厉害了,有如此队伍,祖界肯定可以所向披靡,伯仪没有选错路。

    “大人,我们统帅说了,让您去找他一叙,答谢您的运粮功劳!”

    伯仪听了之后,脸上微微一笑,有些婉拒的意思,为什么要见自己,伯仪很清楚,原因就是自己写的那封信上面,还写了“同生共死”四个字,这只有几个人知道,统帅肯定想到了什么。

    “统帅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宫城内还有其他事务。”

    “大人,您如果不去,我交不了差啊!”

    宋鸿明很无奈,本以为,让这个押运官去见统帅,是很给面子的事情,可是没成想,他竟然不去见面。

    “将军,放心,我准备好了一封信,只需要把它交给你们统帅就可以!”

    伯仪拿出一封信笺交给宋鸿明,去是不能去的,没有功成名就之前,不能见他,师出同门,这样一个押运官,地位太低了。

    “这……”

    “放心,我不会害你!”

    宋鸿明看着伯仪微笑的样子,感觉不到危害,很和气,心想,自己救了他,他不可能害自己,再说他也不敢。

    “多谢大人了!”

    ……

    伯仪看着星空掐指一算,相星归去的时机到了,这时候回去,自己就会受到界王重用。

    那封信上,写了什么,那是伯仪早就准备好的,什么都没有写,为什么是这样一封信,伯仪想只要霍鸣心里明白,就可以。

    【意思透露,就是什么都没有,因为什么都没有,所以不能去,如果有了什么,他们就会相见,地位差距。】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