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代中文网 > 现代言情 > 恋爱100% > 章节目录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第一百六十一章

书名:恋爱100% 作者:永远十七岁 更新时间:2018-04-17 16:24 字数:4049

    “失踪?什么时候的事?”原来如此,难怪雪洁会跑去打工,因为要负担家里的费用┅┅终于知道了,难怪她老是伸手跟他要钱,不过这种方式未免太笨了些,去打劫不是更快?呵。

    “大概五、六年前。”说完,便从一旁的柜子中拿出一本相簿,感伤的翻着。

    “这么久,去报案了没有?”或许他可以帮忙也说不定,毕竟自己的爸爸是有头有脸的人,要找寻一个大人,应该不会这样困难才对。

    “有。”耻杰点点头。在相簿上找寻了一张照片,他轻抚了照片上的父亲。“学长你看,这位是我爸,是在失踪前没多久照的。”

    “嗯。”只看了一眼失踪的男人,目光马上往旁边游移。他看见的是稚嫩的雪洁,正笑脸盈盈的偎着爸妈。

    石冀直不能否认,小时的毕雪洁长的非常可爱,脸比现在还要圆,眼睛比现在还要小些,一头俐落的短发┅┅

    虽然他这么夸赞小时后的雪洁,但事实上他是比较喜欢现在的她──的长相。

    一头乌黑如瀑布的长发,脸上染了几丝成熟,是清秀又是娇媚,能够让人的视线不自觉跟着她的身影行走。

    他承认,他喜欢她的样貌,至于个性──不要提也罢。

    “我小时后很可爱吧。”耻杰指着照面上的小男孩,发自内心问道,他自己是这么认为。

    “是很可爱,不过我觉得你姐姐比较‘古椎’。”只扫了照片上的小男孩一眼,随后又将视线移到原位。她的容颜真的很难让人疏忽,总是那么的光鲜亮丽,即使是现在也是一样。

    因为他渐渐发觉,他有时候真会不自觉的望着她。

    “学长,你把姐姐说的太好了!”嘟起嘴,有些恼怒的说道。“对了,你今天好像是跟着姐姐来的,为什么?”如果早点通知他,或许他会隆重的迎接他到来,偏偏没人通知,更没时间准备。

    “没为什么,我也是临时起意。”没错,是临时想要跑来找寻关于她的线索,不然,他要怎么应对她。

    “喔。”耻杰点点头。

    “你还没告诉我,你姐姐是在哪里兼差当模特儿。”

    要问,当然要问,如果她兼差的那间公司是他所认识的,或许他就更有机会接近她,不需老是学姐、学姐叫的,真够腻。

    “哪里呀?”耻杰抬首非常认真的想了想,突然啊了声,从柜子的上方拿出一本目录。“我记得好像是┅┅”他翻了翻,仔细过滤后,终于找到了目标人物。“这个,这张照片就是她,她可能是在这里兼差吧。”也不太确定,反正他问,他回答就是。

    着上艳丽的服装,竟把她衬托的更加成熟,礼服上的特别设计,让冀直更能一眼望出雪洁的纤细身材,非常均匀,要不是每次遇见她都着穿着校服,他大概会第一眼就迷上她的身材吧,然后用一副色咪咪的样子垂涎欲滴。

    男人都会这样的,哪个男人不色?对不?

    不过照片的她看起来非常妩媚、冶艳,完全不像学生,脸上画了淡淡的妆,让她姣好的面庞更加突出。

    哇!实在是太吸引了,差点流出口水。

    石冀直敛了敛口水,才出口道∶“那么你姐姐是在‘美廊’兼差?”旁边的小黑字写的。记得那是一间规模不算小的模特儿公司,很多名贵的服饰都需要由美廊的模特儿来拍照。

    等一下,美廊┅┅好熟悉┅┅

    对了,那不是爸爸的子公司┅┅怎么会这么巧┅┅那么他这位大少爷是不是不需要许可证就可以进入免费参观,一举攻下全部的模特儿怎么样?他不禁口水泛滥,像个色老头般不怀好意的邪笑。

    “或许。学长,已经很晚了,再不睡觉等一下我姐姐跑来查看,那就死定了。”瞄了一眼柜子上的闹钟,他担忧的阖起目录,放回原位。

    “你姐姐明天还要上课吧?”坏的因子正蠢蠢欲动,脸上满是阴险的期待。

    “对,我也要上课。学长不是一样吗?”中学生哪有不上课的道理。

    “我明天要请假,你就顺便告诉熊理我肚子痛要在家里休息。”相信熊理会高兴的飞上天,因为他可以不用管他恶魔之子了。

    “啊?嗯。”真的很听话,即使感到不解,但毕耻杰仍然点着头。

    很好,那么明天就有一整天的时间出去兴风作浪了。

    首先┅┅

    石冀直躺在床上,大眼笔直的望着天花板,然后扬起一抹深不可测的微笑。隔天,天还朦胧着,毕雪洁很快的整装完毕,踏出房门往耻杰的房间走,看看冀直是不是已经离开顺便叫醒耻杰起床盥洗。

    她驻足在床前,眼睛往床上一扫,看到的是睡没睡像的毕耻杰,嘴边还留着口水,让她不禁明朗的为之一笑。冀直既然走了,她就不需要再担心,谁让他总是跟她作对。

    她推了推还在梦中游玩的毕耻杰,直到听见了他的嘤嘤声,才就此罢手。随后愉快的转身踏出步伐,简便的背着斜背背包走出房门,朝着玄关的位置行走,没想到,却让她吓破胆,还以为自己眼花或者是觉睡不够多,实在是太震惊了。

    “学弟?!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还在这里。”毕雪洁扬起柳眉飘出疑问。

    “没有,试问你有看到我踏出你的家门吗?”一副老神在在,站在门前望着她。

    “我是没看到,可是我以为你已经回去了。”她拧起眉。

    完了,他又不小心品尝起她的美颜,光是她颦眉的样子都会让他像少了一缕魂魄。昨天不仔细去思考还好,一思考,现在全身都不对劲了。

    “我有自己的打算,今天我决定请假特地到你的学校看看。”他倒是要去观察她在学校是如何过的,对待同学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态。

    “我不要。”雪洁快速的绕过他,迅速的开门,原本能够毫无破绽的先溜出去,没想到脚突然滑了一下。该死,差点撞的鼻青脸肿。

    “报应。”冀直幸灾乐祸的在一旁嘲笑她,看着她抚了自己疼痛的部位,脸都皱成一团,居然让他差点怜惜的要伸出手来帮助她,幸好理智克制了自己的冲动,才没有坏了身为坏学生的规矩。

    “学弟!你没看到我已经够可怜了,还在旁边偷笑。”雪洁气愤的怒喊,嗔目的对着他。

    “谁让你不让我跟去,一定是你平常对我恶言相向,所以开明的老天就帮我惩罚你。”

    “哪有这样的,老天才不会瞎了狗眼。”谁对他恶言相向,她只不过是要夺取一点道理和正义而已,又没有做坏事。

    “我看是命中注定,上天决意要帮我,我不能不接受。”他耸耸肩,一副无计可施的模样,似在说明上苍不变的安排。

    “学弟!别再说了,我同意你和我去。但是,我有一个条件。”雪洁可怜的只好应允。

    条件?“你说,如果我能力所及,我会答应。”既然她同意,就不能要求太多。

    先是顿了下,雪洁才嚅嗫的道∶“我脚扭到了┅┅你最好能一路扶着我,如果你打着报复的主意,我绝对不会轻易原谅你。还有,请你记住,我会扭到脚都是你种的因。”可恶,都是他害的她要拉下脸,说自己脚扭到。天,羞窘的无地自容。

    “没问题,不过,你的自尊心还真是强。”明明就是她自己没有技巧,还妄想表演一幕刺激的戏码,现在会弄成这样,怎能说是他种的因?

    无缘无故接收了雪洁的一记瞪眼,石冀直视而不见的轻耸肩,一副相当轻松的模样。

    他轻柔的将她自地上拉起,稍嫌亲昵的揽她肩。一看见她走路有些困难的样子,就让他蹙眉,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觉得不忍,更觉得自责,他明明没有犯下任何错误,为什么会┅┅

    刚进校园,便看见远前方的两人正朝向毕雪洁挥手,然后释放所有声音大喊。

    “他们是谁?”冀直问。看起来好面熟┅┅

    “我的死党,童芷珊和李络樊。”雪洁讲完话后,便看见举步来的两人正扬起眉打量身旁的石冀直。

    “雪洁,这位是?”童芷珊的目光停留在冀直身上。

    “我初中的学弟,你干嘛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哪。”雪洁装出怕怕的样子,胆怯的看着她。

    “因为你们的行为太亲密了,所以芷珊才会一直睁着大眼。”李络樊悠哉的在一旁替芷珊解释。

    “络樊,你真不愧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以后我用表情说话,你在旁边替我翻译,这样以后我就可以少花点口水了。”芷珊惊喜的拍着手,称赞他。

    “少来,谁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别贬低我,我比较想要当一只白貂。”络樊故作嫌恶,摇摇头。“雪洁,你学弟来我们学校做什么?参观?”

    “嗯┅┅阿┅┅”我怎么知道他来要做什么,是他自己要跟来的。“可能吧。”雪洁傻傻的笑着。

    “雪洁的学弟,你好啊,介不介意让我带领你在这里参观,我当你的导游怎么样?”芷珊眨着羽睫,像是要诱惑人。

    “好啊,这样也不赖。”这里感觉像是梦幻仙境一样,真搞不懂为什么初中的校园和技术学院的校园景致差这么多。冀直在心理擅自做下定论。

    “什么好?!”雪洁尖叫出声,随后旋即绽放笑靥,对着满脸错愕的芷珊缓缓道∶“芷珊,你等一下,我们学姊、学弟需要沟通。”

    语毕,毕雪洁便用眼神示意冀直,两人往后转并且走了几步,远离了站在原地不动的两个人,他才提出疑问。

    “学姊,什么事情需要这样大惊小怪,他们不是你的死党吗?什么话需要防他们?”

    “才不是,我跟他们是无话不谈的。我只是要警告你不准轻举妄动,更不要动歪脑筋接近他们,如果他们被你害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非常正义的对他哼了声,语气难掩警惕意味。

    “我像那种人吗?跟我相处了这么久还不相信我的为人,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冀直叹了口气,一副可怜、委屈样。

    “谁跟你相处很久,别乱说话。”雪洁瞪视着他。

    他回她白眼。“不止相处很久,上次在网咖里你毫不避讳的趴倒在我身上,你说你这等行为说明了什么?不就是相信我才会找我避难吗?”一想到自己只是一个港口,就让他绝望。

    “哪有什么行为,只不过是躲蟑螂而已,而那时整个网咖只有你一个人在,我不找你找谁。”被他这么一说,雪洁才觉得羞窘,脸上不禁泛着红潮。

    “唉,苦命哪。被你那么一撞,又被你那么覆盖,我的男性尊严都被你吹散了。”冀直拢聚眉心,摊了摊两手,非常需要人安慰的模样。

    “你哪有什么男性尊严,胡说。”哼。要不是他无动于衷的任蟑螂恣意妄为,她会跳到他的怀抱里吗?说到头,还不是他的错,根本就是故意看她的糗样,结果害到自己,活该!

    严重受创,她的话未免太毒,谁没有尊严哪,她竟然说他没有,真是气死人。为了惩罚她,他打开喉咙大喊∶“我看到有一只凶恶的大狗从你后面跑来!”

    “阿──在哪里、在哪里?”雪洁大叫了一声,看都没看四周便直接冲进石冀直的胸怀里。

    “我说了,在你后面,不过他还在奔跑。”说的轻松,却让怀里的人儿更加害怕。他的报复手法很简单,却让雪洁吓的掉了魂。

    “后面?!你可以不用说的这么清楚。快去,去把它给赶跑。”语气几近恳求,却带有几分命令。她惊惶的连眼睛都不敢睁开,只能靠着嘴巴想办法脱险。

    “你是在命令我吗?”冀直挑了挑眉,故意找碴。“我不喜欢别人用这种口气对我说,我不可能屈服在命令的口气之下。”

    “我哪有命令,我是在求你耶,是你自己听不明白。快点啦,学、弟!”怎么这么麻烦,她明明就是在求人,怎么偏偏有人听成命令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网站首页 | 站点公告 | 最新福利 | 大神专区 | 完本专区

服务邮箱:3476288848@qq.com 电话:027-88568381 客服QQ:3391237369

Copyright ©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6014634号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号楼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